蝕骨危情

第三百二十三章 他替她又打造了一座監獄(1/2)

    簡童悠悠轉醒,醒來時,一室昏暗,她珊珊爬起,走到客廳,並不驚訝於客廳裏,暖光下,男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身影。

    客廳裏,電視機的聲音開得很矮,似是怕聲音太大,吵醒了睡覺的人。

    走廊裏傳來些微的腳步聲,男人轉身看去。

    二人,便視線撞在了一起。

    兩人似乎都沒有過大的起伏的情緒,仿佛是老夫老妻,又仿佛是默契十足,誰也沒有打破這詭異的平和。

    好似,相安無事。

    男人徑自站起身,走去吧台,慢條斯理地把飯菜重新熱了一遍,放在了吧台上。

    而女人也默然無聲地走過去,坐下吃起飯菜來。

    仿佛,他們之間,從來沒有那麽多的愛恨糾葛,沒有那麽多痛苦的回憶。

    一頓飯吃完,任誰都覺得氣氛和諧,竟然有一種現世安好的錯覺。

    咯噔~

    最後一口熱飯送進了嘴裏,女人擱下了筷子,筷子在吧台桌麵上,發出輕微的聲響。

    “放我走。”

    女人粗嘎的聲音,緩緩說出三個字。

    男人收拾碗筷的大掌,半空中僵住,“你累了,白煜行說,你的身體不太好,去睡一覺,明天早上,我去超市買一隻烏雞回來,給你煲湯喝。”

    “放我走吧。”女人粗嘎的說著,對於男人的話,隻字不問。

    “乖,”男人放下手裏的碗筷,放進了洗碗池裏,又洗幹淨了手掌,擦幹,走向了女人,便就著這個姿勢,從身後環住了女人的腰:“去睡覺,睡一覺起來什麽都會好起來。”

    “放我離開。”她道,眼底波瀾不驚。

    也任由那腰肢上的鐵臂,緊緊箍住她的,如今靠的這麽相近,卻絲毫沒有一絲暖意。

    她的眼,如枯水,幹涸得沒有任何水汽。

    男人依舊好聲好氣:“小童,乖乖的,去睡覺,這話,我就當沒有聽到過,以後,也不要再說這樣的傻話了。”

    男人的聲音,溫和如初,甚至帶著一絲寵溺,卻也帶著明顯的警告。

    “我想離開這裏……”

    女人的話未說完,這話卻激怒了男人:

    “你想要離開這裏,還是想要離開我?”

    男人鐵臂收緊,太陽穴鼓鼓的跳動著,是動了真怒,壓著聲音,壓著那股難以宣泄的無奈的憤怒:

    “別再說傻話,別再讓我聽到‘離開’這個字眼,”他咬牙,眼中的痛楚,隻有他自己知道:

    “小童,你從小就這麽聰明,一定知道,做出什麽選擇,才是對你有利的。”

    商場上的談判技巧,男人不懂,這些在情感上,是雞肋。

    商場上強硬的態度,是因為有他雄厚資本的支撐,所以他能夠態度強硬,但是這裏,不是商場,這裏,是一個失樂園。

    他不懂這些,隻想要能夠留住這個女人。

    即便自己的兩個好友,都或多或少,隱晦地提醒過他,留不住的人,就放手讓她走。

    可是,每每想到這女人會離開自己,從此,與自己再無瓜葛,他便難以自持。

    他便慌亂得不知所措。

    她有毒,她是他的藥。

    女人隻是垂下頭,眼底的笑容,再諷刺不過……他永遠都是這個樣子!

    他,從沒有改變!

    腦海裏是今天夏管家對她說的話,兩家之間的糾葛,兩人之間的開始……原來一切,都隻是一個錯誤。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