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一章 送她進監獄(1/3)

    “不是我,你相信我。”簡童倔強地盯著車裏的人,大雨瓢潑的下,車窗被雨打濕,花了的車窗,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車子裏那張冷峻的臉。簡童顫抖的身子,站在車外,隔著車窗,大聲的喊:“沈修瑾!你至少聽一聽!”

    車門突然打開,簡童來不及高興,一股大力,將她狠狠拽進了車子裏,她栽在他的身上,幹爽的白襯衫,瞬間濕了大片。

    “沈修瑾,那些傷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簡童剛說,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指毫不憐惜的捏住她的下巴,頭頂上傳來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這麽喜歡我嗎?”

    清冷的嗓音,帶著一點點清淡的煙草味——他的味道。

    “什麽?”簡童有些蒙了,她喜歡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現在為什麽會突然這麽問?

    男人捏著簡童的下巴,另一隻手臂,修長有力,朝著她伸過去,指腹溫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濕冷的臉頰,簡童被那雙溫柔如水的眼睛溺斃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經聽到下一句,這個男人問她“冷不冷”。

    男人突然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冷冷的說道:“簡童,你就這麽喜歡我嗎?喜歡到不惜害死薇茗?”

    一股涼意,從心底湧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簡童瞬間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說,這個男人的溫柔怎麽會給她。原來那根本不是什麽溫柔,不過是撒旦的微笑而已。

    “我沒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為自己解釋。

    “對,你沒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錢買通了幾個混混,讓他們奸汙薇茗。”男人眼裏漸漸湧現暴躁,沒給簡童解釋的機會,大手“刺啦”一聲,撕碎了簡童身上的衣服。

    “啊~!”

    伴隨著尖叫,簡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車外,狼狽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聲音,在雨水聲中特別的顯聲:

    “簡童,簡大小姐,你怎麽對薇茗,我就怎麽對你。衣不蔽體的感覺可好?”

    唰!

    簡童猛然抬頭,不敢置信地看向車門內,那男人坐在車子裏,居高臨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條斯理的擦著手指:“簡大小姐,我現在很累,你請回。”

    “沈修瑾!你聽我說!我真的……”

    “要我聽簡大小姐說話,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掃了簡童一眼:“簡大小姐要是願意跪在我沈家莊園前一個晚上,或許我心情好了,願意給簡大小姐十分鍾的時間。”

    車門豁然關上,一條帕子從車裏丟了出來,飄飄然落在簡童麵前,被雨水沾濕。

    簡童低頭,撿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

    車,駛進了沈家莊園,而沈家莊園的鐵藝大門,在她的麵前,毫不留情的關上。

    雨水中,簡童麵色蒼白,她站了好一會兒,豁然抬頭,走到沈家莊園的大門外,緊緊抿著唇瓣“啪”一聲,膝蓋就砸在地上。

    她跪!

    不是因為贖罪!

    隻因為夏薇茗是她簡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該跪拜。不是因為所有人認為的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這個男人肯給她十分鍾,聽她說!

    身上的衣服被撕壞,破爛不堪,勉強可以遮住重點部位。她雙手捂著身體,腰身卻挺的直直的,她驕傲,她即使跪著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嚴她是上海灘的簡童!

    她倔強的跪下,隻為一個解釋清楚的機會。她沒做過,沒做過的事情她不認!

    可,真的會有這個機會嗎?

    真的,能夠解釋清楚嗎?

    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話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