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河千裏,秦川知夏

第50章 兔子燈(1/3)

開啟AI情感朗讀功能!

    秦川聽到周魚那略顯揶揄的語氣,覺得有些不對勁,這表姐對他似乎有些不滿。

    可是自己從沒見過她,也從沒跟她說過話,她為什麽會對自己不滿?

    秦川有些搞不懂。

    要說是因為他跟詹知夏分手,也不應該吧?畢竟最後可是詹知夏先提出的分手,受傷的可是他。

    他又仔細想了許久,忽然想起來……如果真要說他有什麽事得罪了周魚,那肯定是因為兩人戀愛兩周年那天,恰好是周魚和季俊的婚禮,而詹知夏為了和秦川過兩周年紀念日,推掉了周魚讓她當伴娘的請求,不過理由自然不能說是為了和男朋友過兩周年紀念日,隻說是學校有事一時間走不開。

    但關鍵在於後來詹知夏發朋友圈秀恩愛的時候,忘記屏蔽周魚,因此被她看到了,兩人之間為此鬧了幾天的小矛盾,後來矛盾自然是解決了,那是她們之間解決了,秦川和她之間卻沒有。

    “她不會這麽小氣吧?”

    秦川想到這裏時,心裏還有些拿不準,不過周魚現在顯然也沒有為難秦川的意思,畢竟是第一次見麵,而且又是在有外人的場合。

    周魚和她老公季俊也是來約會吃飯的,因此也沒有跟秦川、詹知夏兩人說太久,便到另一處餐桌坐下了。

    秦川和詹知夏這才又入座。

    剛坐下,秦川就忍不住問詹知夏:“我剛才看咱表姐好像對我有些不滿意,我左思右想,隻有一個原因……是不是因為結婚那事兒?”

    “嗯……”詹知夏點了點頭,道,“不過倒也不是表姐小氣,隻是她總覺得缺了我她的婚禮不完整,再加上後來咱們又分手了,所以她心裏麵一直有根刺……”

    “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周魚和她老公走後,宋奇抽完煙回來,四人又坐了一會兒,便相繼離去。

    回到酒店後,秦川琢磨著詹知夏剛才已經在自家表姐、表姐夫麵前稱呼自己為男朋友了,那自己是不是該行使一下男朋友的權利呢?可是詹知夏完全沒有表現出一絲兩人可以同床睡的跡象來,從到酒店休息、洗完澡再到上床,秦川一直在想著該怎麽打破僵局,可直到深夜昏昏沉沉睡去,兩人依舊是分床睡。

    第二天早晨秦川被詹知夏叫醒的時候,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困得不行,詹知夏看他這樣,索性自己出門去買了早餐回來才又叫他起來吃飯。

    雖然是一年當中的最後一天,可真要計較起來,它和往常的每一天並沒有太大的區別,無非是人們心中都會有一種儀式感,想要將這天變得與眾不同。

    秦川也明白,詹知夏也想將他和她的複合變得與眾不同一些,她一直以來都是個很注重儀式感的人。

    吃完早餐後,兩人便又出門閑逛。

    杭州很大,又是著名的旅遊城市,可去的地方太多了,雖然前些年因為詹知夏的緣故,秦川也來過杭州幾次,但都沒怎麽細玩,這次詹知夏主要帶秦川去了一些這三年多以來她經常會去吃飯的地方,玩的地方,工作的地方,思考的地方,與朋友聚餐的地方,就像兩人在北京時一樣,詹知夏將自己在杭州度過的三年時光一點點呈現在秦川的麵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閱讀記錄(免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