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歡寵:隱婚總裁難伺候

第438章 真沒用(1/3)

    小叔叔不就是想要說她翻臉比翻書還快嗎,當她自己都聽不出來的嗎,小叔叔未免也太小看她了吧。

    “小狐狸。”池承軒伸出手指就點了點她的眉心。

    “老狐狸。”沐妍菲仰起頭,對著他嗔道。

    “所以是天生一對。”

    “小叔叔你真會!”

    “不會怎麽勾引你?”

    沐妍菲聞言,立馬就笑成了一朵桃花,跟拿到了尚方寶劍一樣開心:“小叔叔,你總算承認你勾引我了!”

    “別鬧,孩子和爸媽都在看呢。”池承軒一把握住她揮舞的小手,就湊到了她的耳邊來,低語道:“菲菲,再有幾天,你就能去醫院拆線了。”

    “小叔叔,你可真行!”沐妍菲無奈的扶額,他家小叔叔最近真的是完美的詮釋了什麽叫做過、日、子。

    “孩子都三個了,才知道我行,菲菲你這理解能力可真是弱爆了,所以我更得好好的給你上上課了。”他繼續用隻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同她竊竊私語。

    沐妍菲忍無可忍,直接選擇了不理他,不然,他等下就會讓她知道什麽叫做擦槍走火。而且最後還會埋怨,是她勾引他!

    **

    沐妍菲來醫院拆線的這一天,遇見了大肚子的蘇婧寒和陪在旁邊的陶斯宇,陶斯宇身著黑色西裝,蘇婧寒則穿著白色的裙子。

    四目相對的那瞬間,蘇婧寒就紅了眼眶,對著她伸出了手,“菲菲。”

    “我在。”她小跑了兩步過去,就小心的抱住了蘇婧寒,避免傷到蘇婧寒的肚子。

    “我以為我可以無情的接受他的離開,可是當病危通知書來到我手裏的時候,我居然感覺到了傷心,那個人……是害死我母親最終的原因啊!”

    蘇婧寒低聲的在她耳邊傾訴,一字一句都說的格外的顫抖,像是有意在隱忍一樣。

    “菲菲,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的啊,我都明白的。”沐妍菲鬆開蘇婧寒,在包裏拿出手帕來給她擦掉臉上的淚水,“婧寒姐恨蘇總,可也是因為愛他,所以才恨他,愛恨是可以相互存在的。”

    “可是不應該這樣的。”蘇婧寒總是覺得,對蘇振凱的仁慈和放過,就是對死去母親最大的不敬。

    “他應該是我的仇人。”蘇婧寒咬牙,咋牙齒縫裏擠出這幾個字來,“隻有這樣,我母親在天之靈才能安息。”

    “婧寒姐。”沐妍菲打斷她的話,“可能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上有些聖母,可是婧寒姐,伯母安息,不是因為蘇總會不會遭到報應,也不是你為了她而做任何事情,而是你可以幸福平安。”

    說著,沐妍菲就笑了笑,眼中淚光閃爍:“我媽媽在最後的信裏就是這麽說的,希望我和景浩可以帶著她和爸爸的祝福和愛,永遠平安幸福。而且我也當了媽媽,我對三小隻也是這樣的,不求他們日後如何如何,隻要一生平安幸福就足矣。”

    “菲菲,謝謝你,我心裏好受多了。”至少那種負罪感少了許多,她也換位思考了一下,當年母親對父親再恨,再心涼,都沒有同她說過父親半句壞話,也許,正如菲菲說的那樣吧。

    “隻是,我不可能原諒他的,我做不到遺忘母親的離開,做不到去忘記他曾經的所作所為。”

    沐妍菲點點頭:“這樣就很好了,不管我們原諒與否,首先不能折磨自己。”沐妍菲說著,手就撫上了她的肚子,“何況,你現在不是一個人,這裏還有一個即將降生的小天使啊。”

    蘇婧寒被她故意擺出來的鬼臉給逗笑。

    站在一旁的陶斯宇,莫名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存在。

    他是誰,他在哪,他在做什麽!

    “嘖嘖,可真是沒用,自己的老婆當初得用我來給你哄,現在又得我老婆給你哄,我們是欠了你的嗎?”池承軒姍姍而來,站在陶斯宇的身邊陰陽怪氣。

    “你當我想嗎。”他自打從接到蘇家管家的電話,就一直都在安慰蘇婧寒,可是壓根沒用。

    這些話,他不是沒有給蘇婧寒說,隻是誰能想到,他說了半天還不如小丫頭幾句話來的頂用啊,他這裏也是滿心的挫敗好吧,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