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狐乾坤錄

第二百九十三章 五行牢獄(2/3)

    羅弋風不置可否,撇下話題就楞著頭劃開水來,直朝前去……這淌了許久,見這峽穀之水還是一望無際,不著邊際,便怒道:“我艸!這什麽勞什子獄牢!”

    褒姒心疼相公這一波蠻力,可又不好點破,怕他把沒處撒的脾氣都潑向自己,遲疑間,就聽褒姬打趣道:“弋風相公,不如咱們遊到側麵的岩路上麵,好歇歇腳!”

    羅弋風無奈,梗著脖子一扭,極速遊向岸邊!

    剛及岸,羅弋風卻是揮出右手扒住那岩路的棱角,遽然靠巨力聚在右臂上一彎,嘩啦啦破開出水時那瞬間獨有的束縛力道,然後!這左手順勢摁住岩石的邊緣,同右臂一撐,把臉憋的紅脹,停佇在半空!

    猛然,他前傾著上半身,左腿朝上一跨,使得腳腕鉤住路麵,就促成了他這身軀有可著力的支點!

    羅弋風的蠻力窮圖其末,他卸了最後氣力,大喊一聲“啊”後,就朝岩路上翻滾起來。

    “呼呼……”

    “呼呼……”

    羅弋風頓感身軀各處肌肉都酸脹得要命,自言自語地喘息道:“嗚嗚!累死我了!”躺著一動不動,仰麵觀,“這風暖春芳歇氣瘴真害苦我了!”

    褒姒、褒姬一溜煙飛出暗海沙灘,分左右落在羅弋風身旁!

    褒姬二話不,揀了地就地坐下,使得軟軀緊貼著羅弋風的胸膛,把個迷倒眾生的笑臉供相公欣賞,並來給鬼帝揉臂鬆肩!

    莫鬼帝有得累受,隻怕沒得累受,也願長眠於此,享受他個春去冬來!

    羅弋風暗忖道:“我這媳婦真惹人歡喜!”手環在褒姬裙衫內,使得褒姬可以更加的貼合自己。

    褒姬吐氣如蘭道:“舒服嗎!相公!”

    羅弋風憨傻一笑,“舒……舒服……”

    褒姒立在此處,倒別有一番噤若寒蟬之樣——怪是這蹊蹺的兩人世界,她是個外來人一般。

    這時!羅弋風趁褒姬這青絲撫弄著自己的唇邊,就把發香嗅到骨子裏享受,邊臆想,邊把褒姬整個身軀摟在自己懷中,就舔吃她這鬢邊的腮紅!

    “嗯!”褒姬不防,嚶嚀一聲,荷爾蒙簡直要衝破腦仁,泄在她脖頸上!

    隻見褒姬這會兒——美中仍是嬌滴滴,新荔外露水嫩嫩!

    這褒姬紅透了臉,羞到耳鬢後,雖知褒姒在旁,卻還是半推半就,又驚又愛!

    褒姒沒好氣,怒道:“你們兩夠了!這會兒子不恨透這琦氏一族了!”邁一步,生來悶氣,一個人承受!

    羅弋風很尷尬這褒姒大煞風景不懂情趣之語,可卻無可奈何,清知這哪壺不開提哪壺最令人惱怒,但這茬兒,他卻怒不起來!

    一來她是褒姒!

    二來——這的確是他麵臨的最大的困境!

    羅弋風籲口氣,歇夠了氣力,一股腦坐將起來,盤了腿猜道:“其他人恐怕跟我們的遭遇大相徑庭!”

    褒姬這時才望著高空上的四象之字,道:“除了氣瘴,恐怕這大字也是束縛我們靈力的存在!”

    羅弋風沒好氣道:“就是極修為,中了這氣瘴怕也不好消受!”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