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狐乾坤錄

第二百九十三章 五行牢獄(1/3)

    “吱”一聲響,這前行的兩人便推開了獄牢的房門。羅弋風瞅去,見烏漆墨黑,哪裏透出半點光來。他附耳細聽,曉得水滴之聲是由牢房內傳來,登時便好奇心加重。他邁的跨度大了點兒,竟先一步左右侍衛躋身門旁!

    “誒!”這左邊侍衛呆板著臉,斥道,“老實點兒!別耍花招!”

    “甭跟他廢話!進去!”那右邊的侍衛不待同伴羅唕交代,就猛然推了一把羅弋風,任其滾將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羅弋風腳下踩空,嚇得汗毛倒豎,一雙手扒拉著空氣,欲要尋求依傍之物!

    “嗖!”

    “噗通!”

    “咕咕嘟嘟……”

    “咕咕嘟嘟……”

    水下,羅弋風嗆著鼻喉,手忙腳亂。他隻顧拚命地扒拉著雙手摸索著周遭突如其來的陌生環境,一時間竟然忘記了水下呼吸的法門。剛沉不多久,那水底下一股暗湧就衝擊著羅弋風的身軀……如此,羅弋風便輕易地顛倒了個兒——頭埋底,腳朝上,隨水一湧,卻露出腳丫出來!

    羅弋風吃虧不,才醒悟自己是會浮水的。他鼓著腮幫,挺直了身軀,調勻了內息,才使得自己的緊張心情逐漸趨向於平靜。

    “嘩啦!”

    羅弋風浮出水麵,一臉愕然!

    這哪裏是一座牢房,分明是一條陰暗的峽穀!

    這裏並非一點光也沒有,至少於那峽穀頂端的四方之處,高高懸掛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八個大字有熒光泛亮的。

    “母親?”羅弋風叫道:

    “姐姐?”

    “所向門?”

    “凝露?”

    “胤老師?”

    沒有回應!沒有回應!

    羅弋風見四下並無回聲,更覓不得人影。他就先吐出腹內的積水,掏來滿是水痕的左手順著腦門朝下一抹,盡把模糊的視線揉在水珠中,左右看前方事物,也莫要看清!

    這下,羅弋風甚是慌了神!他巴不得有人可以回應他,哪怕是一個牢卒也行。

    但是!除了水聲,還是水聲;倘若他使得自己水中的身軀安分些,那這裏的水聲怕是也得消於無形當中。

    暗海沙灘上的褒姒道:“我們這麽多人都被分開關押了嗎?這得多少這樣的峽穀?”

    “大夥都不見了!不知道是死是活?”羅弋風自言自語道:

    褒姬若有所思道:“這牢獄很是蹊蹺!不知道這水是否跟無山一脈相承!”

    羅弋風怏怏不樂,很是煩悶,暗道:“這琦氏沒一個好東西!這樣對待我們!豈是待客之道!”

    褒姬左臂自攔在胸脯前,而右肘墊在其上握了拳頭抵住下巴,望一雙水靈靈的黑眼球,不假思索道:“弋風相公!你胤老師是不是察覺了這氣瘴的破解之道!”

    羅弋風不厭其煩道:“都什麽時候了!我哪有心思想這!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嘍!咱們不自求多福,還企盼這無用的幹什麽!”

    褒姒少有地讚同褒姬的意思,接道:“我不信胤老師一點防備沒有!”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