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狐乾坤錄

第一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射魔教三聖之一童焚

    這時,所向門面無表情,雲淡風輕地道︰“琦勇義!此刻你作何感想!”



    



    身為大長老的琦勇義見所向門打斷邪姬帝妃的話語,是在舊事重提,怔怔地杵在原地,吃驚非常。



    



    “此刻!你就令琦柳煙負荊請罪罷!”所向門刻意再次提醒琦勇義。



    



    琦柳煙一听,腳不穩,往後退一步,嚼舌道︰“自……自……自當……當……如是!”頓一下,相交于手,舉過頭頂,就低頭,欲要跪下!



    



    卡 麗見狀,怕又損了大局,忙過來攙扶,邊道聲︰“誒……”邊扭頭示意所向門不要揪著不放。



    



    誰料,向來冷峻的所向門此刻更在意的是——要替羅弋風索求公道,並不理姐姐這個請求!



    



    所向門牽動著卡 麗的目光踱向姐姐側面,正色道︰“姐姐……先前你覺的我不近人情,我是知道的!但是!這個惡人還是得有人要做!不能讓弋風白白受了這不白之冤!這就是我的道理!”



    



    空氣仿佛凝固,就是卡 麗本人也是甚覺尷尬,帝妃這才用從未有過的欽佩眼神打量所向門,道︰“原來你的特別不光在你的身份和潛力上!就連這直爽的性格也是獨樹一幟!所向門就是所向門!”



    



    所向門猛然扭頭瞧著邪姬帝妃,僅道︰“你話太多了!”就神識一動,復將邪姬帝妃納在手札當中!



    



    “嗯啊……”邪姬帝妃唬一跳,改了幽怨的眼神記憶著所向門的所作所為!



    



    突然,歐陽嫣然嬌軀一震,仿佛很是不願所向門再將這邪姬帝妃關押在手札當中!



    



    輕靈雖然不知道琦氏和孩子們有什麼過節,但瞧所向門執意要找琦氏晦氣,就一馬當先地偏袒所向門,示意卡 麗道︰“卡 麗!你僭越的事情太多了!”



    



    卡 麗見母親責備,一時惶恐,撤回這尚攔著琦柳煙的柔荑,連道︰“母親責備的是!”



    



    輕靈一笑,朝琦勇義毫不諱言地道︰“琦勇義,我暫且不你不念舊恩!就我上這升山,你何曾有過待客之道!”



    



    琦勇義瞅輕靈漸有咄咄逼人之態,慌亂道︰“我這就讓煙兒行大禮認錯!”



    



    接著,琦勇義看琦柳煙還愣在原地出神,斥道︰“快快向鬼帝賠罪!”



    



    琦柳煙這才將羅弋風徹底待成一界霸主,跪地請罪道︰“望鬼帝原諒!”



    



    羅弋風打心底感激著這哥哥所向門替自己出頭,又欣慰著母親給自己撐腰,心中一暖,饒是五味瓶陳雜,涌出熱淚!



    



    卻是莫瑩最懂羅弋風,把個香手捏著手帕,來給相公擦拭眼淚。



    



    眾人不解,尤其琦柳煙仍是懷著悲慟之情在簇跪著等待鬼帝回復,他听不到回聲,再次哭道︰“望鬼帝見諒!日後!我琦氏定當維護與冰城的千萬年盟好!”



    



    暗海沙灘上的褒姒提醒羅弋風,道︰“見好就收吧!聯盟了琦氏!我們的勝算就更大一些!”



    



    羅弋風吁口氣,並不耿耿于懷先前的事情,忙躬身前去,攀拉琦柳煙起身道︰“罪魁禍首是這獨佔花魁梅花!她咎由自取!現在已經被鄙妻凝露封印在塔封印當中!也算是給令妻一個交代了!”



    



    琦柳煙雖只念這仇恨在浪次身上,但是在他听到獨佔花魁梅花已經身隕的消息時,心中仇恨還是略微地平復了些!



    



    他借由羅弋風之手站將起身,打心底當冰城已是自己人,道︰“鬼帝!不知我琦氏有什麼可以效勞!”



    



    羅弋風一怔,卻是對今後部署有些為難,幸有莫瑩看穿羅弋風心思,替他道︰“如今!川海、沙都、楓城、及北疆都在抵抗這鞜缶俳福 勖橇 艘幌擼 勻皇且 魴┘霸韁 攏 頤譴絲趟媼俚木褪橋 粗 Γ /P >

    



    這下,羅弋風才恍然大悟道︰“是!不錯……”想了一會兒,道︰“這樣!你琦氏稍作休整!待完畢後,就入駐在我冰城無山大營吧!”



    



    琦柳煙一听,並不多想,就答道︰“是!”



    



    這時,沉寂許久的胤接著道︰“鬼帝!我們這就返回駐地!甚該加固些這前線防御!”



    



    著,諸事盡畢,就由輕靈協同胤,隨羅弋風、所向門等人別了琦氏,就下來升山太清觀,朝無山駐地前去。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