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火嬌妻:薄情總裁求離婚

第五百一十八章 咎由自取(2/2)

    “那就聽你的。”

    “那我去收拾一下。”

    入夜,海邊。

    獨自一個人坐在海灘上,周圍黑漆漆的一片,海浪的聲音一波接著一波格外清晰。

    想到外公就那麽躺在了海底,想必這個男人應該是幸福的吧,至少他有一個那麽愛他的人,顫巍巍的一步一步走過來,為了實現兩個人的願望,將骨灰撒在了這片海洋裏。

    可是白慕,他到底在哪裏啊!

    身後忽然傳來了腳步聲,一件厚實的衣服披在了身上,安如暖驚訝的摸著衣服轉過頭。

    如她所料,來人是蘇儒風,黑暗裏看不清這個男人的麵孔,但總是無形中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覺。

    “你來做什麽!”

    安如暖說著,丟下了那件衣服,往遠挪了一下。

    訕訕的在旁邊坐下來,蘇儒風忽然轉過頭盯著她。

    “我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麽,白慕很有可能是被綁架了。”

    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麽見不得她好,安如暖毫不猶豫的反對。

    “不可能,他那麽聰明,不會的,你們前天不是還一起去救人了麽?怎麽短短的時間裏,他就不明不白的被綁架了,你是覺得我好糊弄是麽?”

    聞言,蘇儒風似乎啞口無言,抬頭盯著遙遠的海麵。

    良久,他還是堅定不移的把衣服遞過來。

    “海邊風大,夜裏冷,還是先把衣服穿上吧!”

    不自在的往後退一下,安如暖還是閑的格外的冷漠疏離。

    “不好意思,謝謝蘇少爺的美意,我並沒有覺得很冷,要不然,就不會來這海邊了。”

    她的態度格外粗暴簡單,代表了內心真實的想法。

    於是對方在黑暗裏目光灼灼的盯了她好一會兒,忽然不由分說的拿著手裏的衣服撲了上來,帶有強迫興致的讓她穿上。

    激烈的反、反抗著,安如暖很快就發現了有什麽地方不對勁。

    男人來的時候似乎喝了不少的酒,此刻濃烈的味道撲麵而來,讓她作嘔。

    “蘇儒風,我說過了,離我遠一點!”

    對麵的男人無動於衷,反而更加大膽的將她摟在了懷裏麵。

    女人身上好聞的香味傳來,一點一點的往他的鼻子裏麵鑽,讓他整個人都似乎被什麽東西撓著心一樣。

    忽然,腦海中有了強烈的欲 望,他要把這個女人據為己有!

    想到這裏,他摸上了女人肩膀上的衣服,毫不猶豫的撕開。

    “安如暖,我可以給你所有他不能給的東西,為什麽你的眼裏隻有他!”

    “我們這麽多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哪裏比不上那個男人你告訴我!”

    他瘋了一樣的咆哮和怒吼,紅了眼睛瘋狂撕扯她的衣服。

    這一刻安如暖終於明白,眼前的這個男人早就不是學生時代溫柔的大哥哥了,現在的他,被仇恨和嫉妒淹沒,隻想著毀滅一切。

    耳旁溫熱的呼吸傳來,安如暖把頭扭到一邊,毫不猶豫的一抬膝蓋!

    下一秒,男人吃痛的呼喊了一聲,隨後捂著重點部位從她身上翻滾下來。

    安如暖站起來,拽了拽身上的衣服。

    “你本來可以很好,隻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本章已閱讀完畢(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