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殺之狂刀

第二百二十一章 難得糊塗(1/2)

    “哈哈,此事看似蹊蹺難解,背後原因一旦挑明,其實再也簡單不過。”

    “那你倒是說清楚啊。”

    “熊府的暗道和密室,熊府的主人都不了解,外人反而了如指掌,原因隻有一個——現在的熊府,就是從前的呂府,呂嘯顛和慕容洇雪,是那座府第從前的主人,暗道和密室,也是他們請翁皓愚秘密建造的。”

    “這,竟然是這樣麽……那麽呂府後來是如何變成熊府的?熊恩豪和莊婉心,對此又是否知情?”

    “他倆當然毫不知情。呂嘯顛帶著妻子歸隱之後,呂府被李圮坤買下,再轉賣給一位富商,這富商短暫居住了一段時間,又以非常便宜的價格,把宅第賣給了熊氏夫婦……當然這一切的背後,都是出於孫敬瞻的授意。”

    “那麽,熊府裏留著呂氏夫婦所建的暗道和密室,孫敬瞻對此到底清不清楚?”

    “若是一般人,肯定不清楚,但他是孫敬瞻,絕非一般人,所以也可能是清楚的。就算他以前不清楚,當熊府暗道被發現的時候,他也肯定是一清二楚了。”

    “那他為何不趕緊告訴熊恩豪?”

    “嘿嘿,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隻有他自己心裏才清楚了。”

    “哼哼,豈止他自己清楚,其實我心裏也明白得很,隻不過懶得明說罷了。”

    “這就對了,何必事事追根究底,難得糊塗最聰明——現在你還想提問題麽?”

    “當然要提。但這個問題不是我想追根究底,而是你該窮追不舍。”

    “開什麽玩笑,怪案已破,你還讓我追什麽?”

    “你倒是貴人多忘事——你表姐李夢珠的死,你查清楚了麽?”

    “這,當然還沒有,你著什麽急?我不是皇帝,你也不是太監……表姐不是潤兮所殺,也非慕容洇雪所害,據文悔輕跟我講,有人殺害我表姐,是為了引出呂嘯顛,而那次行動,又是他的老大怒法鬼一手策劃的,所以最有可能知道凶手身份的,就是怒法鬼。”

    “看來要解開李夢珠被害之謎,還得等到找出怒法鬼那一天?”

    “沒錯,拭目以待吧。”

    “那你要繼續努力才行。”

    “那你還繼續提問麽?”

    “原本沒有問題了,不過你這麽一說,我倒是又想起一個。這問題與怪案無關,卻也讓人好奇得很,假如你了解其中原委,不妨說給我聽聽。”

    “好吧好吧,快講。”

    “那於行疆本是鷸蚌幫幫主於靖邦的兒子,卻在全丕派中一呆就是好幾年,而且還做了冠武堂的副堂主,你不覺得奇怪麽?”

    “確實挺奇怪,因此我也暗中去了解過,剛好可以給你答疑解惑——鷸蚌幫是水上霸主,幫眾散布於江河湖海,結構鬆散,派係林立,幫主之位可以由於家世襲,但幫主之威卻不可壓製各派係,這是幫派創立之初,於家就與各個派係協商一致的。到了於靖邦這一代,他有完全掌控並發展壯大幫派的雄心,所以把女兒嫁給孫敬瞻,締結同盟,將全丕派引為強援。但孫敬瞻也不是等閑之輩,提出讓小舅子到全丕派來曆練,混個名分,以後若要出兵增援嶽丈大人,便由小舅子親自出馬,對外也好名正言順。這辦法聽起來既顯高明,又合情理,但實際上孫敬瞻還另有打算——小舅子到了他的地盤,實際相當於古代一國送往另一國的‘質子’,於靖邦萬一要耍什麽名堂,他就可以拿這位‘質子’來做文章。”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