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殺之狂刀

第二百二十章 海浪與海(1/2)

    “我看的是人間。”雷醒我答。

    “人間?”盛大小姐皺鼻子,“有話就直說,別跟我裝得高深莫測的。”

    “你看這些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算結局是粉身碎骨,也要前仆後繼……”雷醒我深沉而淡定,“那些被欲望衝昏了頭腦、不顧一切衝向前方的人們,跟這些海浪有什麽區別?這不是人間,又是什麽?”

    “哦……這麽說起來,好像也有些道理。”盛歡宜慢慢沉靜下來,與雷醒我一起遙觀滄海——

    “那你倒是說說看,這麽多的海浪,哪一朵是慕容洇雪,哪一朵是慕容秋染,哪一朵是呂嘯顛?哪些又是翁皓愚、郭業昌、孫敬瞻、熊恩豪、莊婉心……還有,哪一朵是你雷醒我,哪一朵是我盛歡宜,哪一朵是你的小師侄顏潤兮?”

    “呂氏夫婦和他們的姑姑,已經死在了沙灘上,屍骨無存,打著燈籠都找不見了。”雷醒我眯著眼睛,眺望天際:

    “潤兮我們三個,離岸很遠,還在天的那一邊。我希望咱們向前的速度慢一些,最好是能夠時進時退,永遠別衝到海岸上來。”

    “時進時退啊,有那麽容易麽?”盛歡宜轉過臉來,瞧著對方:

    “前兩天,司徒禦捕不僅宣布你師父獨孤蟄物是怪案凶手,還把破案的功勞大部分都記在你身上,說你一開始被蒙在鼓裏,後來發現真相,大義滅親……這消息一傳開,至少六成的江湖中人會深信不疑,現在你已經是一舉成名的大偵探了,年少英雄,鐵麵無私,未來就會有無數的讚譽和期待,推著你向前衝,你還怎麽往後退啊?”

    “我這才剛放鬆,你又給我出難題。”雷醒我微微皺眉,想了想,搖搖頭,忽又釋然,“就算那時我不由自主,師父也一定會出手幫我一把。”

    “你師父在你心裏,是不是像天神一樣的地位?”

    “不,他不是淩駕於萬物之上的天神,他就是這片大海,所有身不由己的海浪,都被他涵蓋在內……不過他有時風平浪靜,有時驚濤駭浪,連我也琢磨不透。”

    “那麽他這次代人受過,頂替罪名成為怪案真凶,這事你琢磨透了沒有?”

    “還沒有,但這麽多年跟隨在師父身邊,讓我明白一個道理——他做的事情無論在當時顯得多麽荒唐怪誕,之後的事實都會證明他是正確的。”

    “所以那天在亂葬崗上,你沒費多少功夫就接受了司徒禦捕的說法?”

    “不錯。身為魔門弟子,對任何不符常理之事,都要抱以平常心。”

    “說到不符常理,我心裏還有好幾個關於怪案的疑問沒解開,今天你可得給我講個明明白白。”

    “哦,那你問吧。”

    “雪墨冥君之一的掌陽君,就是大名鼎鼎的硯卷公子,對吧?”

    “沒錯,是他。”

    “他對慕容洇雪的感情,是真還是假?”

    “當然是真的,否則,他何以替對方隱瞞這麽久的怪案凶手身份?況且,以慕容洇雪的精明狡猾,如果她感覺硯卷公子虛情假意,就不會對公子言聽計從。”

    “我看的是人間。”雷醒我答。

    “人間?”盛大小姐皺鼻子,“有話就直說,別跟我裝得高深莫測的。”

    “你看這些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算結局是粉身碎骨,也要前仆後繼……”雷醒我深沉而淡定,“那些被欲望衝昏了頭腦、不顧一切衝向前方的人們,跟這些海浪有什麽區別?這不是人間,又是什麽?”

    “哦……這麽說起來,好像也有些道理。”盛歡宜慢慢沉靜下來,與雷醒我一起遙觀滄海——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