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擒:嬌妻不許動

第754章 番外:惹上痞子男:014 他的身世

因為鍾星辰喝了酒,所以不能開車,他帶著葉可茹來自然所有的朋友都把葉可茹當成了他的女伴,結果兩個人硬是被湊成了一對塞上了他的紅色法拉利。 葉可茹當然會開車了,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所以車子是她開的。 她還沒有開過這麽高檔的車,不過那感覺還真不錯。 正當她美滋滋地的時候,鍾星辰突然說:“我看你好像在偷著樂,什麽事情那麽開心?” 她專心致誌開車,沒有扭頭看他,隻是說了句:“我心情好。” “難得啊。”鍾星辰眉角微揚:“想去哪裏?剛才答應過你,你陪我過生日,我就陪你一晚上。” 車子正好上橋,鍾星辰開車車窗,有夜晚的冷風吹進來,晚上的浦江大橋格外的雄偉壯觀,葉可茹的腦海裏突然一閃,也不知道為什麽,下意識就脫口而出:“你,去過金門大橋嗎?” 問出口才恍然覺得後悔,她無緣無故問他這個做什麽? 誰知道鍾星辰瞬間就接口:“我是在舊金山讀的大學,你說我去過沒有?” 舊金山讀的大學? 葉可茹有些詫異,扭過頭來看了他一眼,他整個人都窩在副駕駛位置上,飛吹過來,他額前的碎發微微飄蕩著,狹長的丹鳳眼眯起,整個人給她的感覺仿佛和平日的那個吊兒郎當的鍾星辰完全是兩種感覺。 “那金門大橋是不是如傳說之中那樣神秘?我有一次看紀錄片,看到有人說,很多人經過金門大橋都會引發人的自殺潛能,是真的嗎?” 鍾星辰蹙起濃濃的眉毛,仿佛是在思索著,半響之後才說:“我也聽說過,很多人經過上麵的時候會毫無預兆地跳下去……人站在那橋上麵,會覺得這樣的死亡方式完全可以得到心靈上的一種平靜。” “那你走過沒有?” “走過。”他的語氣依舊是閑閑地,仿佛是在談論家常一般,“以前和家裏人鬧矛盾就走過……真的很大。”他說完這一句話陡然沉默了下去,埋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葉可茹詫異道:“你有家人?你是說……秦天宇?” 鍾星辰這才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笑:“你開什麽玩笑,難道我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我又不是孫悟空!” 葉可茹不好意思地對他抱歉一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外界傳言好像是說你……” “說我無父無母嗎?”他漫不經心,“說這個做什麽,你想去哪裏?” 這個是人家的隱私,葉可茹自然知道,鍾星辰不高興說,她也沒有興趣知道,他的家庭是怎麽樣的反正和她是沒有關係的。 她現在隻想知道婕妤的事情。 於是她吸了一口氣說:“我想知道你為什麽會問我婕妤,你認識婕妤?”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