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培養手冊

第1581 狡兔三窟18(1/2)

    張鬆可是土生土長的蜀郡成都人,成都的天氣雖然沒有揚州長江以南地區天氣那般悶熱和潮濕,但其四季的平均溫度也絕對比徐州地區要高一些。

    故而,張鬆運氣算是好的,第一次抵達幽州右北平郡的時候,是在春夏換季之際。

    而就在當年的冬天,若不是按照金玨的建議,為自己的住宅裏提前仿製了金玨發明的火炕的話,他真得差一點因為適應不了當地的氣候而被凍死了。

    並且,別忘了,張鬆所在的地方也僅僅隻是在幽州中部,並沒有在最東北部——遼西郡或者遼東郡所在地,而且,還是在距離沿海地區比較近的土艮縣,來自海洋的暖風還是能夠稍稍改變一下土艮縣在冬季時寒冷的天氣的。

    後來,金侯真得寫信給張鬆,詢問他幽州,右北平郡,乃至遼西郡和遼東郡的一些相關信息,尤其是那裏的天氣,以及人情地理。

    張鬆也並沒有對金侯有所隱瞞,即便他已經從金侯的來信中,隱約察覺出金侯的打算。

    在張鬆給他的回信之中,金侯印象最深的一段,就是張鬆讓其手下暗探扮做商旅,到已經被公孫度實際控製了全境的遼西郡,以及遼東郡打探消息,結果,三支商隊,來年回來的時候,僅僅就隻剩下半支商隊了。

    後來,張鬆再派人查探,查了很久才知道,其中一支商隊很倒黴,恰巧遇到了暗中縱容騎兵進入到遼西郡境內的東部鮮卑人,也就是素利所在的那個東部鮮卑人聯盟。

    另外一支,因為帶隊之人是張白騎的手下,膽子大還不聽勸,居然在冬天頂著大風雪冒險趕路,結果整支商隊全都死在了風雪或者在大雪中尋覓食物的野獸口中了。

    而那隻剩下一半人的半支商隊,是因為對付當中不適應遼東地區異常寒冷的天氣的成員相當多,很多人即便是躲在屋子裏,卻也因為防寒措施不到位,而感染了風寒,結果,病死在了半路上。

    這就是張鬆第一次到右北平郡之後,第一次按照他在益州時慣常派遣暗探查多方消息的方法,所遭遇的慘敗。

    敗得可謂是一點都不冤枉。

    一則,選人不當。

    張鬆派遣商隊到遼東郡去的時候,居然沒有選擇幽州,乃至右北平郡,亦或者遼西,遼東郡本地人為商隊的首領,因為其中夾雜著暗探,故此,他選擇了自己手下的親信,以及張白騎的手下的一個親信。

    張鬆手下的親信,自然都是從益州那邊帶來的張家家生子,經過張肅和張鬆兩兄弟的調教,辦事能力也許不差,但是,對幽州本地的風土人情卻並沒有能夠及時了解和掌握。

    張鬆手下擔任首領的那兩支商隊在路上會出問題,一點都不奇怪。

    而張白騎的手下為商隊首領的那支商隊,從一開始就注定會出問題。d

    張白騎麾下幾乎所有人,基本上都是出身於黑山賊,亦或者更遠的黃巾軍,他們跟著張白騎時間長了,絕大部分人都已經逐漸養成了驕縱跋扈的性格。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