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培養手冊

第一卷 第1032 袁紹的使者1

    ()?可如今,馬岱帶回來的這個消息,一下子就打破了方才在听完段煨的話之後,心存僥幸的那些涼州軍閥們。

    沒了百姓的一郡太守,還不如留在涼州這里,除了馬騰和韓遂之外的涼州軍閥們,最起碼,他們手中現在依然掌控著北地郡和安定郡數縣之地,涼州境內的百姓的確是少,可也總比被遷空了的兗州好百倍。

    段煨這個時候站出來公開質疑馬岱的話,顯然是主動逼馬岱將他出這番話的證據拿出來,省得在座的人中兩個疑心最重的人並不相信他的話。

    這兩個人自然就是實力相對最強的韓遂和馬騰了。

    “哼!”馬岱听到段煨質疑的問話,他極為輕蔑地掃視了對方一眼,輕哼了一聲回答道“諸位伯伯,叔叔,大家若是不相信子的話,大可以現在就派暗探去兗州和豫州,尤其是豫州,據子所知,現如今,曹操除了沒有將潁川郡內的百姓全都遷徙到關中之外,在他控制下的豫州其他郡國所有城池已經幾乎變成了空城!

    對了,其實,子還知道一個更為簡單有效的驗證方法,諸位伯伯,叔叔現在就可以派暗探到關中三輔才城外去查探,很快就會發現,關中三輔現在已經布滿了從兗州和豫州遷徙而來的百姓。”

    听完馬岱的解釋,段煨的心定了,他故作憤怒地怒哼了一聲,陡然站起身,向馬騰和韓遂一拱手,道“話不投機半句多,韓雍州,馬涼州,既然你我主張不同,在下就先告辭了!”

    完,段煨一甩袖子,便頭也不回地徑直走出了議事廳,很快,他便帶著自己的親衛,騎著馬,飛快地跑出了冀縣,返回他自己的北地郡的駐地。

    段煨這麼一走,楊秋便立刻變得如坐針氈一般難受,哪怕他此刻內心當中其實並不像就這麼離開,留下來好繼續為曹操打探涼州各路軍閥接下來如何打算,可是,他同時卻也非常明白,既然他和段煨已經表明了擁護曹操的立場,如此一開,他也就同樣不好再繼續留在這里了。

    于是,楊秋被逼無奈之下,站起來,向馬騰和韓遂了聲得罪,便也急匆匆帶著自己人迅速離開了冀縣。

    楊秋剛一走,馬岱身旁的一個人立刻突然驚呼了一聲,道“馬賢弟,諸位,大事不妙矣!大事不妙矣!”

    馬岱聞言,急忙問道“怎麼了,沮賢兄,你為何突然出此言呢?”

    “岱兒,此人為誰啊?”馬騰見馬岱身邊突然出現一個陌生人,眉頭一皺,沉聲問道。

    方才,馬岱急匆匆跑進來,出那番話的時候,現如今站在他身邊的這個二十左右歲的年輕人就是在那個時候慢慢跟在他身後走進來的,因為馬岱所的話實在是太驚人,故此,在座當中除了馬超和閻行兩個年輕人之外,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啊!叔叔,韓伯伯,諸位叔叔伯伯,子無狀,情急之下,忘了向諸位介紹這位貴客了。”馬岱聞言,急忙向馬騰,以及在座其他人告罪完,便立即指著身邊的人介紹道“這位沮兄,名叫沮鵠,是袁公派來與我們商談結盟的使者,同時,他也是冀州e駕沮授沮大人的長子。”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