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厚婚:狼性總裁要不夠

第706章 活著卻已經死了 (1/3)

    身體很冷,心卻更冷,他微微仰頭,發現t市已經下起了今年冬季的第一場雪。

    潔白的雪花,飄在他絕美的臉上,宛如刀割一般,他疼的無法自已。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冷空氣順著他的鼻腔,灌進了他的肺裏。

    冷風如匕,淩遲著他的肺部,和五髒六腑旆。

    他覺得,他快要死了,心酸、憤怒、懊惱還有悔恨,五味陳雜,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麽丟臉過。

    走在大街上,他仿佛一個沒有實體的魂魄,隻是快速的走動,沒有目標,也沒有將來。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覺得自己已經被凍的麻木,於是隨意進了一間酒吧。

    他一向不嗜酒,隻是這個時候,沒有什麽比酒更能讓他麻醉自己窠。

    於是一杯接一杯,他喝了起來,喝到酒吧打烊的時候,他已經分不清自己是誰。

    索性,他還記得買單,於是將錢包放在酒吧的吧台上,他獨自一個人,踉蹌著走了出去。

    可是這樣寒冷的夜,他應該去哪裏呢?

    他心愛的女人不要他了,他已經沒有家了,他,無處可去。

    忽然之間,就想起他初見她時候的情節。

    那個時候,她讀初一,嬌嫩的仿佛春天的花、蕊,提著重重的行李,她拒絕任何別有用心男生的幫忙,隻是憑著自己瘦弱的肩膀,將行李全部搬進了女生宿舍。

    後來,她被評為學校的校花,隻是她這位校花,並不怎麽愛親近同學,她總是穿著一件簡單的白襯衣,然後坐在窗戶旁邊,盯著操場上那俊美非凡的男子。

    後來,他知道,原來她喜歡靳言忱。

    她的眼光,總是追隨著靳言忱,她看見靳言忱在操場上揮汗如雨,會忍不住彎起了唇角。

    她看見靳言忱在食堂打了一份竹筍炒肉,她會跟著一起喜歡上竹筍炒肉。

    她看見靳言忱報了學校的散打社團,她也會進入這個社團做了拉拉隊長。

    總之,她的生活軌跡,似乎全部圍繞著三個字,靳言忱。

    心裏不是不嫉妒的,隻是再嫉妒有什麽用?

    他身體一直不好,從小到大都是文文弱弱。小時候一場大病,幾乎要了他的命,於是他連多跑幾步,都成了讓家人提心吊膽的事情,那個時候怎麽敢奢望自己能像靳言忱那樣,揮汗如雨的跑在籃球場上?

    他不時的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她,不要去渴求這樣一份,根本不可能的愛戀。

    隻是愛情這東西,一旦生根,就很難移除。

    有誰知道,他沒日沒夜的鍛煉身體,隻是為了有一天,在籃球上瀟灑奔跑的身姿,能夠被她看見?

    有誰知道,他不辭辛苦,幾乎死在散打場上,目的隻是為了讓她多看自己一眼?

    又有誰知道,一沾竹筍就會過敏的他,有一天也會愛上竹筍這個東西?

    不為別的,隻是因為,她喜歡。

    不管她喜歡的是靳言忱,還是她原本喜歡的,就是靳言忱那種,喜歡籃球,熱愛散打,愛好竹筍炒肉的男子,他都不在乎。

    他可以盡力的讓自己,變成她喜歡的那樣,隻因為,那藏在心裏,原本朦朦朧朧,現在已經生根發芽的愛情。

    可笑的愛情,也是可怕的愛情。

    曾經愛情離他那麽遠,他可以獨自忍受孤獨,隻要每天能夠在籃球場上打球,能夠在散打場上打倒所有對手,能夠吃上一份熱氣騰騰的竹筍炒肉,他覺得一切夠了。

    他寧願忍受他一個人的愛情,也不要在三個人的感情中,擠來擠去。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