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第一卷 第90章番外 ︰蜜月流水賬

    看完結好書上【完本神站】地址︰hp://anben" anben 免去追書的痛!

    清靜峰將混世魔王洛冰河窩藏了十幾日後, 眾弟子終于不堪騷擾,跪求峰主沈清秋攜此人“暫避風頭”。

    寧嬰嬰嚶嚶嚶道︰“師尊, 我討厭百戰峰。討厭討厭討厭!他們都好粗魯, 咱們的山門被踩壞好幾回了!”

    明帆含淚控訴道︰“師尊……這次真不是我去的!弟子發誓,您相信我!”他惴惴瞄了洛冰河一眼,提議道︰“要不您就把洛師弟放出去跟他們切磋交流上幾場吧。打夠了他們就不會來騷擾清靜峰了!”

    洛冰河八風不動,冷淡地道︰“我同師尊談議正事的時間都沒有多少, 哪來的空同這群野猴子切磋交流。”

    沈清秋矜持地搖扇不語。

    你所謂的“談議正事”, 原來就是研究新菜式,擦洗竹舍的餐具和桌椅, 以及不分場合時間的賣巧求歡麼……

    明帆一把鼻涕一把淚, 嚎啕道︰“師尊——您行行好吧——安定峰的已經不願意來幫咱們修山門了,每次都是弟子上下山幾百里自掏腰包啊——”

    沈清秋被他嚎得不勝其煩。

    最終, 在明帆的千恩萬謝和寧嬰嬰的戀戀不舍中, 終于大發慈悲做了件好事, 尊駕移出了清靜峰。

    所以他老人家很是郁卒。

    要命, 這是什麼鬼世道!

    師弟l某縱容手下爪牙(……)打上師兄s某的門, 打完了還不給賠;

    師兄s某受了經濟損失, 找師弟某的部門要求撥用公款, 師弟某又不肯批;

    徒弟某不光沒有為集體奉獻的無私精神, 反而要把師父趕下山去。

    真是反了!

    洛冰河卻一副很是開心的模樣。只要黏著沈清秋, 他去哪里都是一樣, 沒有一群礙眼的在旁亂晃,于他反而更合心意。

    他挽著沈清秋的手臂, 歡歡喜喜地道︰“師尊,我們接下來要去哪里?”

    沈清秋低頭看了一眼他圈住自己胳膊的姿勢,不忍直視。

    真是……越發少女了。

    活脫脫兩個采蘑菇的姑娘手挽著手一起出門(′`)(′`)

    沈清秋為自己造的人工雷絕倒。他反問︰“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洛冰河想了想,道︰“不如去我們以前去過的地方,瞧瞧如今變成什麼樣子了。”

    于是,兩人來到了被“趕下”蒼穹派後的第一站,雙湖城。

    原本御劍而出,不到一炷香便可抵達,洛冰河卻不知犯了什麼心思,非要拉著他坐馬車。

    坐就坐,沈清秋怎麼樣都無所謂。誰知,兩人上車後,洛冰河一直用那種(自以為掩藏的很好的)期待羞澀眼神盯著他。

    車廂內空間不大,沈清秋避無可避,被他這熱乎乎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

    這……是想玩兒內什麼的意思嗎?

    想都不用想,為師不會應承你的!

    真是反了!

    洛冰河盯了他半晌,見他並無特殊表示,顯然沒有會心相通,慢慢低下了頭。

    他對了對手指,有點失落地道︰“師尊……不記得了嗎?”

    沈清秋發現,現在自己每的心理活,基本可以用六個點點點來開頭。

    他︰“記得?記得什麼?”

    洛冰河悵然︰“當初師尊帶清靜峰一眾弟子下山歷練,讓我和師尊同乘的事……”

    那麼遙遠的陳年舊事,洛冰河居然記得這麼清楚!

    而沈清秋卻忘得七七八八了。

    洛冰河嘆道︰“果然不記得了啊。”

    ?? 落霞l u  i a

    對比之下,沈清秋不免心虛,招了招手,讓洛冰河靠過來,揉揉他的臉,算是給塊糖吃,道︰“師尊一時給忘了,對不住啦。”

    洛冰河吃了糖,心滿意足,唇角翹起,道︰“嗯。師尊對我的好,遠遠不止這些,又怎會一一記住呢。”

    ……

    不要把他腦補的這麼慈愛這麼聖父好嗎,他真的只是單純地不記得了,擔當不起這份光環!

    雙湖城城門大道。

    兩人優哉游哉,在街上亂晃。兩側琳瑯滿目的攤販中,一面花枝招展的錦旗迎風飄搖。

    沈清秋先是被它吸引了目光,目光下移,移到了旗下擺攤攤主的臉上,原本那“若有若無似隱似現看似儒雅溫和實則冷清疏離”的模式化笑容登時一僵。

    洛冰河何其敏銳,立即道︰“怎麼,師尊,有相識者?”

    旗下一張人頭攢動的桌,好像是江湖算命先生的卦攤。桌後坐著一位貌美窈窕的女郎,風情萬種一甩秀發,一抬螓首,與沈清秋遙遙打個照面,登時活像吞了一斤砒霜。

    可目光一轉,轉到一旁洛冰河的臉上,對這款相貌的熱愛之情立刻超越了一切,當即眼楮放出雪亮的光,主動招呼道︰“仙師別來無恙!”

    沈清秋道︰“許久不見。夫人風采更勝昔年。”

    那美貌女郎正是魅音夫人。

    她揮走了桌旁神魂顛倒的男客們,騰出空位,笑吟吟地道︰“仙師如今春風滿面,如何?奴家上次所言,是不是一一應驗了?”

    洛冰河眨一眨眼,莞爾道︰“師尊,您與這位夫人,看來交情不淺。”

    他雖然面帶微笑,沈清秋卻听得牙幫子發酸。

    起來,洛冰河與魅音夫人,原本應該是419無數次的一對狗男女,現在卻正直無比地坐在對面,陰陽怪氣,各各話,這畫面當真……十分詭異。

    他干笑道︰“淺得很。淺得很。一別經年,不想江湖再見,夫人竟然在雙湖城中干起了這等營生。”

    魅音夫人哼道︰“這不都得多謝上次和閣下一起來惠顧奴家的那位仙師。”

    洛冰河突然道︰“哪位仙師?”

    沈清秋第二次笑容一僵。

    魅音夫人怨聲怨氣道︰“莫要怪奴家背後數落人的不是,當初好聲好氣招待,哪有半分虧待了兩位仙師,那位倒好,一上來就打塌奴家半個洞府,驚走大半姐妹。後來幾次再遇,半分薄面都不留,奴家混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鐵面無情,不懂風月不解溫柔,只知道喊打喊殺的男人。啐!”

    你被啐了啊,柳清歌。你居然被啐了!

    這種暴力行為,只有誰能做得出來,洛冰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看著他︰“師尊,是柳……師叔嗎?您和他什麼時候單獨出來過?”

    眼看他額頭有青筋隱隱跳動,沈清秋干咳道︰“那都是在你……不在期間的事。”

    洛冰河重重捏了捏他的手掌心,道︰“師尊能不能給弟子具體,您,柳……師叔,和這位貌美如花的魅妖,聚在一起,到底都干了些什麼呢?”

    沈清秋哄他已經是輕車熟路,步驟如下︰

    1定地先︰“不如你貌美。”

    在魅音夫人抽搐的笑容前,再保證︰“真的沒有干什麼。”

    如果仍不管用,重復以上步驟。

    魅音夫人還嫌火上澆油得不夠,在一旁道︰“雖然臨走前給那位仙師散了一把魅妖迷香,不過依那位的冷情冷性,想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魅妖迷香是什麼玩意兒,听名字就知道了。

    春里的藥啊!

    洛冰河勃然變色︰“‘沒有干什麼’?”

    ……地良心,真的沒有干什麼!

    連幫擼這種程度的都沒有!

    話那日,確定柳清歌中了魅妖的招後,沈清秋當機立斷。

    他︰“柳師弟你加油。師兄有事先行一步!”

    柳清歌一把拽住他後頸衣領,厲聲道︰“加什麼油?!有什麼事?!”

    沈清秋回頭一看,駭了一跳。

    若剛才柳清歌那張臉只是紅霞敷面,現在就是火燒連雲,臉紅脖子粗的能嚇死個人。

    他忙道︰“不要沖動!柳師弟,你冷靜!你在這里打坐,師兄先去把黃公子他們放出來,回頭再來找你哈。你放心,這段時間內我絕對不會回來的,你想干什麼都可以,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的。”

    他完拔腿就走,柳清歌一只手如精鋼鐵爪猛地搭上他肩頭︰“你跑什麼!”

    媽蛋這還纏上了!

    柳師弟,柳峰主,親哥!我是要回避一下,給你自己解決的時間和空間啊。

    別告訴我你連這種暗示都不懂!

    白活這麼多年了!

    結丹結到腦子里去了吧!?

    沈清秋道︰“師兄留在這里,不也沒什麼用處嘛。”

    柳清歌冷笑道︰“你給我打一頓,讓我泄了憤,很有用處!”

    這可不是打一頓就能了的事。沈清秋道︰“師弟,你為何如此暴躁,莫要讓那魅毒控制了心智啊。”

    柳清歌一張俊俏的臉蛋紅紅白白,像是憋得慌,又不知道該怎麼辦,茫然地揪住沈清秋,就是不放手。

    沈清秋看他這可憐的樣子,心想,百戰峰那種成只知道打打殺殺的暴力集團,人人醉心修行斗毆,柳清歌在這種傳統中長大,這方面不定真的弱智如斯,連怎麼lu都不知道,一時深感同情。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