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歌曆景

第四十二章給你的心上把鎖

一年後。 三歲的安沐陽漸漸的有點他爸爸的樣子,開始變得格外的高冷。 安歌總結了一下,應該是受他不正經的爸爸影響,心裏留下陰影了。 從兩歲就開始自己一個人睡,每天媽媽都是被爸爸一個人霸占著。 還美其名曰:“要鍛煉孩子的獨立性。” 青衣和顧離也結婚了,生了一個漂亮的小公主:顧安然。 於是三歲的安沐陽又多了一個任務,那就是照顧妹妹。 安沐陽長的比同齡的人都要高一些,但是他心裏是挺不痛快的。 妹妹太煩人了,總是捧著他的臉又親又啃,但是他的爹媽又去看什麽花海了,就把他一個人就在青衣阿姨家。 而另一邊,曆景拉著安歌,看著她穿了一身的紅裙緩緩的向自己走來,眼裏的柔光毫不掩飾。 在外人麵前,他是商場羅刹,冷漠無情,可是在安歌麵前,他就是丈夫,一個普通的男人。 “每次都這樣看,要是以後我老了,你豈不是得找個年輕貌美的小姐姐來看。” 安歌無奈的用手擋住他的眼睛:“你給我收著點。” 曆景拿開她的手,放在嘴角親了親。 “我向曆太太保證,你想的這些,不可能發生,對了,為了以防萬一,我的給你買把鎖。” 安歌格格的笑倒在他懷裏:“你是把我當狗了,還鎖起來。” “不是,我是給你的心上一把鎖,把我鎖在裏麵。” 安歌停下來有些好笑的看著他,這個男人真的是變了,以前他們的對話是: “安歌我要親你一下。” “我不要。” “不是問你,是要求你。” 而現在是: “老婆老婆親親,老婆老婆抱抱。” 把頭埋進曆景的懷裏,兩人就這麽安靜的坐著,可能是因為海風有點大了吧,安歌突然有些想哭。 “那天你是不是聽到了我讓風帶給你的話?” 她有些哽咽,紅著眼睛看向曆景。 曆景看著她點點頭:“大概是海聽到了吧,所以你能不能給我說一次?我們悄悄的,不說給海聽。” 安歌哭的很大聲,就像是要把那些天沒流出的眼淚流出來一樣。 “你知不知道,那天我不相信你,然後你受傷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刀子插進我心裏,其實我是信你的,隻是我太害怕了,所以我才會那樣說,你滿身鮮血的看著我然後墜入海底的時候,我恨不得和你一起跳下去,可是我不能,我甚至都不敢哭,我怕一哭出了,所有偽裝的堅強都會破碎,我怕我會殘忍的扔下兒子去陪你。” 她抽泣著,漂亮的眼睛被水光蒙著,像是會發光的星星。 “但是都過去了,歌兒,那些痛的都過去了。” 他摸摸安歌的頭。 那天他們喝了很多酒,最後兩人斟滿酒,安歌說:“這一杯,敬我餘生不悲歡,我先幹。” 曆景笑了,奪過她手裏的杯子一飲而盡:“這杯我替你,替你敬你餘生不悲歡。” 因為前半生太痛了,所以餘生,要快樂啊。 希望啊,那陪你到最後的,不是燒喉的酒,把那杯酒喝進肚子裏,就當作敬自己餘生不悲歡。 你看餘生那麽長,總有人在等你,然後把燈影,慢慢走成三個人。 如果您覺得《安歌曆景》還不錯的話,請粘貼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持! ( :b/40/40787/ )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