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歌曆景

第四十一章你是我太太

曆家。 保姆把安沐陽哄睡了之後就離開了,諾大的房子裏就剩下他們一家三口。 期間曆景吐了好幾次,好不容易安頓好他,安歌才有時間去看看兒子。 安沐陽已經兩歲多了,他的眼睛越來越像曆景,特別是眼下的那顆痣。 “你嚇死我了你,站在門邊幹嘛?”安歌一會房間就看到曆景站在門邊,她想伸手去開燈,但是曆景從後麵抱住了她。 “我醒來,以為你又走了,有點害怕。” 安歌覺得自己的頸子後麵有點濕潤。 她回身抱住他:“不會的,我不會走了,你也不能走,我們要好好在一起,你給我看的花海那裏,我種了很多玫瑰,明年我們還要一起去看。” 曆景低頭看她,眼裏仿佛有星辰,讓安歌都分不清楚他是醒了還是醉了。 曆景吻戲住她,溫柔的拖住她的頭輕輕的放在床上。 安歌第一次那麽主動的心甘情願的替他解開衣服,白皙修長的腿環住他精壯的腰身。 兩人就在這樣的夜色裏無盡的沉淪。 清晨的陽光照進屋裏,安歌一睜眼就看到曆景正直勾勾的盯著她看。 “看什麽?”她的聲音裏帶著一絲的慵懶嫵媚。 曆景笑著吻吻她的麵頰:“沒什麽,隻是突然有些感慨,歌兒,你是我太太。” 安歌用手指點點他的額頭:“是啊,我是你太太,那我的先生,你現在可以幫我去看看兒子嗎?我一會兒過去。” 安歌沒有問曆景經曆了什麽,曆景也沒說這三個月他發生了什麽,但是一個不問,一個不說,那就是最好的默契。 安歌覺得人家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兒子就是敵人確實是對的。 兩歲的安沐陽本來就該是最可愛的時候,可是活生生的被他親爹帶偏了。 “兒子帥不帥?” 安沐陽一聽爸爸說,以為是誇自己,立刻就高興的拍著手跳起來:“帥。” 曆景得意洋洋的拍拍他:“跳什麽高興什麽,我說的是我,你看,你都承認了吧,小夥子,還是太年輕了。” 每每這時候安歌也隻能無奈的笑笑。 看到他們父子能夠打作一團其實又何嚐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呢? 青衣一直問她到底有沒有想過要把兒子的姓改過來,她也仔細想過了,名字不過是個稱號,安沐陽叫習慣了,改來改去也麻煩,隻要是他們愛的結晶,那跟著誰姓其實無所謂。 安沐陽被親爹捉弄後氣的張牙舞爪的爬向媽媽,用小手指著曆景咿咿呀呀的說一大堆火星文。 安歌就把他抱在懷裏哄,給他舉高高。 曆景看著他們母子,心裏就像是快要溢出密來,他們一家人在一起之後,他發現自己暈厥的現象越來越少,睡覺也能睡得比以前踏實。 每次安歌都會問他怎麽精神那麽好,每天起的那麽早。 其實他不想告訴她,精神不好的人才會起的很早,他也想睡很久,可是失眠成了習慣,夜裏總會驚醒,害怕睡得太死了一醒來身邊的人就不見了。 如果您覺得《安歌曆景》還不錯的話,請粘貼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持! ( :b/40/40787/ )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