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歌曆景

第三十九章那片玫瑰成了我的心海

顧小露沒有被淹死,可是曆景卻屍骨無存的永遠消失了。 安歌的眼睛裏沒有焦點。 警察說沒有找到屍體的時候,她無神的點點頭然後抱著孩子轉身走了。 第二天助理讓她準備喪事的時候,她暴躁的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 可是一連三天過去,她都沒有哭過。 青衣怕她會想不開,就一直陪在她身邊。 “爸爸,要爸爸。”懷裏的安沐陽一直哭鬧不停,可是安歌就像是沒有靈魂的軀殼,連眼淚都不曾有,一下又一下的摸著孩子的頭。 “姐姐,你不要難過。”青衣的眼裏也布滿了血絲,心疼的拉著安歌的手流著眼淚。 沉默才是痛到絕望,那種感覺,她體驗過。 “青衣,你說他都沒有那麽愛我,為什麽我的心還是會痛?” 這些日子裏的委屈,終於在開口那一瞬間都宣泄出來了。 曆景掉下去的時候,渾身是血的看著她笑,笑得那麽耀眼,可是一想起來就沒有辦法呼吸。 “姐姐,師兄他真的很愛你,他沒告訴我你吧?他在另一邊準備了紅紅的玫瑰花海,他說處理好一切,就咱們幾個,去那裏給你真正的婚禮,隻是當時我們都沒想到,顧小露居然可以找來那麽多人,你要好好的,師兄希望你們好好的,這樣他在……才會開開心心的。” 安歌點點頭,勉強的站起來:“青衣,幫我帶帶沐陽,我想一個人去走走,我會回來的,兩三天吧。” 安沐陽仿佛看出了媽媽的悲傷,小手慌亂的一邊擦自己的眼淚一邊給媽媽擦眼淚。 安歌對著孩子勉強的笑了一下,然後溫柔的親親他的額頭以後放到青衣的手裏。 安歌走了,青衣知道,她是去看那片花海了。 婚禮現場的東西都沒來得及收拾,因為是私人場地,所以荒涼的不像話。 翻過那塊大大的礁石,沿著長了些雜草的小路走走,安歌就看到了那片花海。 全部都是火紅的玫瑰花,沒有一絲雜糅,中間有一座小小的樓台,飄著紅色的絲帶。 安歌走上去,上麵有一個盒子,裏麵方方正正的放著一套紅色的古裝長裙。 她十八歲的時候,在家裏的花園裏對曆景說,如果能像古人一樣做江湖俠女,要穿一身紅色,然後和愛的人,在紅色的玫瑰園裏擁吻。 海風把花瓣吹的到處都是,一片片落下來,漂亮的不可方物,可是這裏,終於還是成了她一個人的心海,那個給她這一切的人,不見了。 安歌蹲在那裏泣不成聲,他們最後的時光她都不曾好好的珍惜,甚至她還在指責他。 “曆景,你說下輩子要早點遇見你,那樣你就可以愛我一輩子了,你好好休息等我好不好,我怕趕不及你的下輩子,你問我在你心裏跑了那麽多年累不累,其實我騙了你,我很累,那你呢?你在我心裏跑了一輩子了,肯定也很累,你好好休息,等我下輩子找你。” 風很大,她跌坐在地上,看那些花瓣隨著風漸漸的出了順序,曆景以前說,那就是風的樣子。 “幫我把那句話帶給他,讓他等等我,等我去找他。”也不知道風能不能聽見,安歌說了,然後離開那裏。 她不會想不開,兒子和曆氏,還在等著她。 曆氏是曆家一代又一代的奮鬥果實,兒子是他們的結晶。 那片玫瑰,終於還是成了她一個人的心海,圈住了她整個悲戚的人生。 如果您覺得《安歌曆景》還不錯的話,請粘貼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持! ( :b/40/40787/ )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