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對爭鋒

第二十九章 怪罪(1/2)

    第二十九章 怪罪

    束國方在醫療帳篷外焦急的等候,畢竟師長重傷這樣的消息會使得全軍大亂,所以這件事情被嚴格封鎖,大部分的士兵並不知道這件事情,加之束國方把大部分軍隊投入城中搶險救災,所以這件事情還沒有被爆出來。

    突然吉爾伯特從帳篷裏麵出來,焦急的給束國方比劃著什麽,束國方也不懂洋文,兩人嘰裏咕嚕半天誰也沒明白誰,達芙妮從裏麵拿了個瓶子出來,給束國方示意了一下,指了指空瓶子。

    雖然束國方還是沒看懂瓶子上麵寫的“alcohol 75%”,好在一旁的其他醫務人員趕緊過來,這瓶子他們是認得的,趕忙解釋說:“長官,我們的酒精用完了,他們應該是要做最後步驟的消毒了,您看哪裏還有酒精供我們使用。”

    “酒精?我。。。”,束國方不知道酒精是什麽,但是酒他知道,試探的問道:“那個,沒有酒精,白酒行不行?”

    醫療隊的人給達芙妮比劃了一下,達芙妮會意,大體就是讓人喝醉的那個東西,含酒精濃度應該不低,可以替用,立馬點了點頭。

    束國方看見達芙妮點頭,也沒管吉爾伯特,讓手下士兵去扛兩箱老白幹來,救救急。

    這邊手忙腳亂的救人,西城香米園也是混亂不堪,好在日軍飛機逃跑的逃跑被打落的打落,現在轟炸已經停止,但是那裏的城牆隨時有坍塌的危險。

    木頭還在瘋狂的挖掘著,好在更多的士兵和百姓加入進來,很快挖出一個簡易的出入口,但是,在這入口附近的人早已經沒了性命。

    阮晴和木頭娘自然也沒在周圍發現,兩人似乎不知去向,木頭愣住,跪在原地。

    防空洞是很長的,一般會有兩個出口,但是因為西安城趕工程的問題,隻設了一個出口。阮晴和木頭娘進來了後,門口已經層層疊疊的或坐或臥了很多人,阮晴身體不好,嫌吵,二人就一直到裏麵去了,不過裏麵空氣汙濁,好在安靜一些,人也少點。

    他們不知道,就因為二人的決定,才躲過了轟炸,幸免於難。可是,他們卻被困在了幽暗令人窒息的防空洞深處,阮晴靠在石壁上,埋頭痛哭卻不敢哭出聲音,木頭娘在一旁安慰著,小孩都躲在了母親的懷裏,在那聲悶響之後,本以為都得沒命,有些人的殘肢都被氣浪砸到了這邊,一地的鮮血。

    正在絕望間,突然遠處一亮,似乎聽到遠處洞口有人在問話的聲音,大家都是一喜,急忙起身向出口跑去,新鮮的空氣衝了進來皆是精神一振。

    木頭聽到裏麵還有人聲,這才一喜,趕緊安排士兵把出口加寬加固,保證幸存者的安然逃出,阮晴的腳之前在爆炸的時候扭了一下,現在隻得跟在最後麵讓木頭娘攙扶著一點點往外移動。

    很快,木頭已經可以看見遠處木頭娘和阮晴的身影了,雖然不甚清晰,但是也足以讓他忘掉手上和身上的疼痛。

    “嘩啦啦。。。。”

    突然的坍塌讓不少不遠處的興高采烈的百姓瞬間被砸成肉泥,氣浪把木頭摔出防空洞,這才發現,是西城的城牆重視支撐不住倒塌下來,把本就脆弱的防空洞再一次砸塌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