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許你空歡喜衛南弦程溪

第33章我和程溪在演戲(1/2)

    衛氏大廈天台,寒風呼呼吹來。

    “南弦,是不是隻有你母親的生命受到威脅,你才會從程溪身邊離開,來看我一眼?”

    喬瑤瑤抓著昏迷過去了的衛夫人,臉上露出如癡似狂的表情,她一身狼狽,頭發被風吹得淩亂不堪。

    衛南弦的目光緊緊鎖著自己的母親,見她隻是昏迷過去了,這才鬆了口氣。

    他冷冷的抬眸,看向喬瑤瑤:“你今天玩這麽一出,是什麽意思?”

    “衛南弦,難道你看不懂我是什麽意思嗎?”喬瑤瑤瘋狂的吼起來,“你說過會跟程溪離婚,說過會娶我,說過會照顧我一生一世,可是現在呢?你跟程溪恩恩愛愛被所有人羨慕,我呢,卻成了一條可憐蟲,事業和愛情全都被毀了!那個神秘人說的對,你就是利用我,利用我的感情達成你自己的目的!衛南弦,你究竟把我當成什麽了……”

    衛南弦卻淡然的看著她,眼底沒有一絲溫度。

    喬瑤瑤突然仰頭瘋狂的笑了起來。

    那些日子,她和衛南弦在一起的時候,他會抱著她,會牽著她的手,可是,他的眼底從來都是這樣,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

    而前兩天,新聞上的那些抓拍的照片上,衛南弦卻那樣溫柔的看著程溪,好像……程溪才是他心中唯一的珍寶……

    那她呢,她算什麽?

    “衛南弦,你是不是從沒愛過我,你愛的人……一直都是程溪,對不對?”

    衛南弦沒說話,好像默認了她的話。

    “既然這樣,那我也沒什麽好顧忌的了,隻有愛和恨能讓一個人永遠活在另外一個人的心中,衛南弦,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你想幹什麽?”

    喬瑤瑤卻拖著衛夫人向天台的側邊一步步的移過去,大風吹來,兩個人仿佛隨時都會掉下去。

    “瑤瑤!”衛南弦冷然叫住她,“你一直跟我提那個神秘人,你知道他姓甚名誰嗎,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麽嗎?他說我不愛你,他說我利用你,你就信了?他在挑撥離間,你看不出來?”

    “可是你跟程溪和好了,接近半個月都沒理過我。”喬瑤瑤失聲控訴著,“這還不能證明你不愛我嗎?”

    “瑤瑤,你怎麽這麽傻?”衛南弦突然一歎,“那個神秘人躲在你的身後造謠生事,我的目的,就是想把他抓出來,讓他現行。我和程溪不過是在演戲,我們演的越恩愛,神秘人才會越快來聯係你,你看,他不是聯係你了嗎,還給你出了這麽一個餿主意。”

    “瑤瑤,如果我不愛你,怎麽會主動提出跟程溪離婚,如果我不愛你,怎麽會跟你在一起?”

    “神秘人說我利用你,可是你想一想,我利用你能有什麽好處?”

    喬瑤瑤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她抓著衛夫人的手隱隱顫抖著,聲音帶著哽咽:“南弦,你說的是真的嗎,你跟程溪這麽多天隻是在演戲?”

    衛南弦的薄唇抿了抿:“當然,瑤瑤,我和程溪隻是在演戲,隻要我把那個神秘人揪出來,我們之間唯一的障礙就被清除了,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