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媳婦天上來

第二百零五章 大戰告捷(1/2)

    終於勺舞與衛弘對峙上,看著手持利刃的衛弘,勺舞大怒,劍指著衛弘嘶吼道:“你被困在無上城做質子多年,事到如今你竟然還幫著他們來攻打我白月城,衛弘,你腦袋裏裝的都是什麽!”

    然而對於勺舞的質問,衛弘不怒反笑:“我在想什麽,與你無關。”

    此時的衛弘再也沒有了昔日的陽光笑容,眼中閃爍的都是算計的光芒。

    夏珂就坐在兩軍交戰外的一匹駿馬上,看著無數人在冰冷的劍刃下死去,心中很是難過。

    原本以為跟衛弘去了青陽城,自己會過上幸福無憂的生活,然而讓夏珂沒想到的是,整個青陽城,讓她看見的隻有算計,陰謀與權力。

    衛弘在那一片刀光劍影中走到今天甚是不易,夏珂雖不喜如今的衛弘性情,卻也是無可奈何,衛弘若是不堅強,怕早就被幾個兄弟姐妹害死,哪能還到今日的帝王之位呢。

    白月城的將士因為毫無防備,被衛弘的人殺了個措手不及,不過是個把時辰,白月城的將士死傷無數,眼看再無勝利可能,勺舞不甘心的大吼出聲:“撤!”

    青陽城的士兵本還想追上去,卻被衛弘攔住。

    如今青陽城大敗白月城,短時間內他們再無翻身可能。

    左丘煜那邊還不知道是什麽狀況,眼下還是趕過去救援的好。

    衛弘不過剛轉身,遠處突然傳來夏珂的嘶吼聲:“衛弘,小心!”

    聞言,衛弘動作迅速的偏頭,一支箭順著衛弘的耳邊擦過,衛弘一抬手便將箭握在了手心。

    回頭看去,那箭竟然是勺舞射出的,在箭身上還幫著一張紙條。

    ‘今日你助他,明日,我必定叫你加倍奉還。’

    衛弘不置可否,將紙張握在手裏,催動內力,再張開手心時,那紙條已經化成了粉末消散在微風裏。

    勺舞見此,臉色變了變,帶著自己的殘餘部隊朝白月城方向逃去。

    此次攻打無上城,是注定失敗了。

    勺舞不甘心!待她重整旗鼓,勢必要重新來過。

    而此時,無上城下,左丘煜在劉千的幫助下,也將潘鬆的軍隊打的潰不成軍,即使潘鬆用性命相威脅,也阻擋不了他們四散逃跑的步伐。

    “混蛋,給我回來!回來!”潘鬆還在對著自己的手下大吼大叫,而左丘煜的劍刃已經悄無聲息的爬上了他的脖頸,隻要稍微動一下,潘鬆就會立刻血濺當場。

    這一下,潘鬆算是真的怕了,當即高舉雙手大吼:“饒命,饒命啊!”

    “嗬!”左丘煜冷笑:“回去告訴飛霜靈和你們的帝王,我左丘煜在這裏隨時等著他們!”

    說罷,左丘煜用刀背狠狠拍在了潘鬆的背上,直接將潘鬆打的摔翻在地,在手下的攙扶下,帶著剩下的為數不多的將士逃也似的離開,不料迎麵撞上趕來支援的衛弘。

    衛弘見到潘鬆二話不說就砍了他的腦袋,還扔給了他手下的將士。

    “把這廢物的人頭帶回去,就說是我青陽城衛弘砍的!”

    那些士兵簡直嚇破了膽,嗷嗷叫著四散逃跑。

    城下,左丘煜與衛弘笑著相擁。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