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歸愛

後續2 ——佐岸(1/3)

    *佐岸櫻花*

    日本,白櫻園。

    紛揚若雪的花辨,緩緩地飄落下來,像雪花一樣落在樹下那個女子的衣服上,頭紗上。

    粉紫色的穆斯林衣裙,讓她身影變得仙美,如幻。

    “真美!”她攤開手,仰頭看著這些美麗的櫻花,“我以為,我可能活不到見到佐岸先生了,以及這些美麗的櫻花。”

    她的聲音虛弱中帶著婉柔,絲絲地飄在空氣中,像羽毛一樣輕。

    她就像這些櫻花一樣,美麗,但正在逐漸凋零。

    仿佛,隨時都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因為她的出生,是為了延續另一個人的生命。

    麵紗被風吹下,她回頭看著身後的男人,“佐岸先生為什麽要救我?”

    顧佐岸穿著一身白色的風衣,身材偉岸挺立,小麥色的俊朗臉龐上,眼角點綴著一顆淡淡的淚痣,有著傾城般的風華絕茂!

    他唇邊緩緩帶起弧度笑了一下,一瞬間,這些夢幻的櫻花景色也在他的微笑中黯然失色!

    “因為暫時不想讓你死。”他說。

    他眼睛裏有著與以往不一樣的色彩,沉穩、內斂,但又帶著一絲讓捉磨不透的邪意。

    “謝謝。”白櫻蒼白地笑笑,“雖然我還是會死,但能活到見佐岸先生,以及還能跟你來看一次櫻花,我死也無憾!”

    顧佐岸仰望著這些櫻花,站得與她不遠不近,“你如果能再活過三個月,我可以考慮再幫你換一顆心髒,你這張臉稍微整下,我會另外幫你安排一個身份讓你活著。”

    白櫻有些懷疑自己聽到的。

    她回過頭看著他,櫻花微雨中,她一時竟不知道站在她麵前的是顧佐岸還是那個救了她的JOKE。

    因為哪個都像。

    但他是說,她不用死了麽?

    半晌,白櫻緩緩帶起淡然微笑,“……好,聽你的。”

    如果這是夢的話,請別讓她醒來,她想沉睡在這一場有櫻花和顧佐岸的夢幻中。

    潔白的櫻花瓣,隨風霏雪般紛紛飄落著,遍布整片天。

    後麵白櫻問他,“請問佐岸先生,JOKE什麽時候會出來,我想向他道謝。”

    顧佐岸道,“他在這,一直都在。”

    “那你是誰?”

    “顧佐岸,也是JOKE。”

    “……”白櫻怔了怔,“你們和好了?”

    “同化了,因為我們是彼此。”顧佐岸說。

    “所以有了JOKE的思想,佐岸先生才想留下我麽?”白櫻聽到他們兩個人格同化了,星目裏微濕,“……但你是將我當成晚安小姐麽?”

    顧佐岸看了她一眼,“安安是安安,你是你,我分得清。”

    白櫻蒼白美麗的麵孔上,眸子裏滾動了幾下淚水後,她回過頭溫柔地微笑著仰望著櫻花,“是麽……那我一定要再活過三個月,等佐岸先生幫我做手術呢,我很高興,謝謝佐岸先生。”

    微風拂過她的臉龐,她合上了眼睛,就像重新接受一次生命的洗禮!

    ——————

    這是顧晚安和龍墨紳度蜜月回來之後的事。

    當時她和龍墨紳參加完禦司寒與夜未央的婚禮,去碧水園收拾了一些舊物準備帶回英國,無意間找到了以前顧佐岸送給她的那本書。

    臨走回英國前,她去跟顧家道別。

    顧家大廳坐著一個紅色頭發的外國女子,戴著眼鏡,相貌斯文,氣質溫雅。

    張嫂將顧晚安引進顧家後,介紹說,“二小姐,顧老正在書房跟姑爺談事,這位是珍尼弗小姐,說是二爺的朋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