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特別助理

004、寄人籬下(1/2)

    電話是苟麻子打來的,我本來浮躁的心頓時一片溫暖。

    陶小敏衝著電話大喊:“苟麻子,你什麽時候死回來?”

    我不知道苟麻子在電話裏說了什麽,但我看到陶小敏的臉陰沉了下來,她捏著電話不耐煩地聽了一會,一聲不響就掛了,舉起啤酒瓶說:“來,我們喝酒。”

    我小心翼翼地問:“苟麻子什麽時候回來?”

    陶小敏白了我一眼說:“你們什麽狗屎朋友?”

    我糾正她說:“不是朋友,是同學。”

    陶小敏一愣,隨即大笑起來,渾身上下居然笑得顫抖起來。

    “狗屁同學。”她放下酒瓶,挑釁地看著我說:“王者,你被你同學賣了,曉得不?”

    我搖搖頭說:“怎麽可能?苟勝利不會是那樣的人。我們兩家都在一條街上,他賣我,以後還怎麽回家見人?再說,我一個大男人,誰會買我?”

    “我買。”譚茗茗突然拋出一句話來,她並不看我,手指頭在桌子上劃拉幾下說:“王者,你希望賣多少錢啊?”

    我一時無言以對,遇到這麽兩個女孩子,我像一條京巴狗一樣,被她們玩弄在股掌之中。

    “你買個毛線!”陶小敏瞪了譚茗茗一眼說:“你以為他是東西呀,還買。你買他幹嘛?做老公?”

    譚茗茗罵道:“管你屁事。”

    陶小敏就笑,盯著我看,半天幽幽吐出一句話說:“王者,苟麻子說了,他老板的事還沒處理好,少則十天半個月,多則三五個月才回來。”

    我哦了一聲,心頓時跌入冰窟。

    苟麻子不回來,我就沒落腳之地。別說十天半個月,就是三五天,我也無法支持下去。在深圳這塊地方,口袋裏沒錢,就隻有死路一條。

    我總不能厚著臉皮去街上乞討,也不能去垃圾箱裏找吃的吧?就算現在有陶小敏,我也不能老呆在人家家裏不走吧!關鍵是沒地方住,總不能住到橋洞裏去!

    苟麻子在就不一樣,這狗日的欠我一個前程。我的一生都被他毀了,就算吃住他一輩子,他也不能有什麽想法。否則,我跟他翻臉!

    可是他不回來,縱使我有天大的理由,現在一樣的一籌莫展。

    我知道苟麻子不怕與我翻臉。這狗日的連我電話都不接,就是要跟我翻臉的架勢。我在沒任何征兆的情況下,突然投奔他來,本來就讓他措手不及了。現在他剛好有個最好的借口,我能拿他怎麽辦?

    心情灰暗,胃口就差了許多。我幾乎是機械地與陶小敏她們碰著瓶子,機械的一口一口往胃裏灌著啤酒,機械地一趟一趟往廁所跑。

    喝啤酒尿多,尿得越多,喝得越沒感覺。

    一箱啤酒終於喝完,地上橫七豎八的滾了一地空瓶子。桌上的菜已經涼透,散發出來不再是美食的誘惑,反而有令人惡心的氣味。

    陶小敏她們顯然已經喝醉,各自斜睨著眼睛看著對方,哈哈大笑起身出門。

    兩個女孩子走在前麵,我跟在後麵,就好像陶小敏從車站接我回來一樣,我亦步亦趨,絲毫不敢亂走。

    街上來來往往很多人,沒有一個人來關注喝了一箱子啤酒的我們。

    突然走在前麵的陶小敏站住腳,回頭招招手讓我過去,不懷好意地看著我笑。

    我遲疑著不敢說話,平靜地看著她。

    “王者,你知道這裏為什麽叫花街嗎?”她問我。

    我狐疑地搖搖頭。我才不管你叫花街還是叫死街,這跟我沒半毛錢關係。我來這裏就是過個度,借著苟麻子的地盤住幾天,等找到事情做了,一定拍屁股走人。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