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七十二章 身陷囹圄(1/3)

    不久,賭坊的人上門了,陳府門口的小廝手無縛雞之力,怎麽也攔不住,任人湧進了大廳。

    花尚雪盼今天盼好久了,自是拉著趙則年在後麵偷看。

    陳海義正坐在大廳喝茶,見到一幫烏合之眾衝進來,呆了呆,方找回陳府老爺的威嚴,大聲喝道:“你們是幹什麽的,怎能擅闖我陳府?!”

    為首的中年男人,正是趙則年買通的、當日教蘇曉婉學賭的賭坊管事。那人從袖子裏掏出一張紙展開,亮到了陳海義眼前:“陳老爺,您可睜大眼睛瞧仔細了!”

    陳海義疑惑不解地從頭看到尾,看到最後落款,眼睛果真瞪到了最大,簡直氣炸:“來人!來人!把蘇曉婉給我叫出來!”

    不一會兒,蘇曉婉帶著丫鬟慌慌張張地出來了,估計她來的路上已得知發生了什麽事,進了大廳便先對著陳海義解釋:“老爺,我是一時沒管住自己,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陳海義冷哼一聲,扭過頭去不想看她。

    蘇曉婉咬著牙再勸:“老爺,隻是一千五百兩銀子,你又不是拿不出來,就雨笙帶回來的那些,幾錠金子就解決了啊!”

    趙則年忍不住輕嗤一聲,陳海義把庫房鑰匙拿走,足以說明這老家夥也喜歡那倆箱子裏的金銀珠寶,蘇曉婉敢打它的主意,豈不是找死麽!

    果然,陳海義聽了,表情劇變:“你還敢提?你還好意思說?你哪來的臉,去打雨笙那些金子的主意?!”

    陳海義伸手指人,手指頭差點戳到蘇曉婉的鼻子:“我告訴你,雨笙出嫁我沒能給她準備嫁妝,等他們夫妻二人回去,我會讓他們把那些東西再帶走!我不拿,你就更別想要!”

    屏風後,花尚雪無聲冷笑:“你聽,我爹說的多好聽,我都要感動死了!”

    趙則年笑笑,輕拍她的肩膀,以示撫慰。

    蘇曉婉一聽陳海義那麽說,臉色也變了,緊急時刻激動之下,口無遮攔起來:“你這個無情無義的,不就一千五百兩銀子嗎!明明有就是不拿出來,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做你的夫人?還有,靈犀出嫁,你才給了多少嫁妝,對雨笙就這麽慷慨?這公平嗎!”

    陳海義終於明白了什麽叫做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你胡鬧什麽?那本來就是雨笙帶回來的,也不是我的,你竟然拿這個來做比較?!”

    蘇曉婉揮舞著帕子:“我不管!總之你厚此薄彼,就是待我女兒不好!”

    賭坊管事看了會兒戲,出言打斷:“不好意思啊,陳夫人,一開始是一千五百兩沒錯,不過現在是六千五百兩。”

    “啊?”蘇曉婉驚愕地轉回身去,大聲尖叫:“怎麽會這麽多?!”

    賭坊管事晃了晃頭,手指按了兩下耳朵:“陳夫人,利滾利,我也沒辦法啊!”

    蘇曉婉氣急敗壞,幾乎要衝上去打人:“你、你設陷阱,故意騙我跳下去!”

    賭坊管事搖搖頭,神態悠閑:“陳夫人,話可不能這麽說啊!當初我們都說好了,你也沒有意見,這都是你親手寫的,那麽多人看著呢,你可不能賴賬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