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七十一章 桂花糕(1/3)

    馮越意莫名其妙:“我不好好在這兒的嗎,能有什麽事?”

    “嗬嗬。”秦沛拿起酒杯,一邊緩緩咽下,一邊目光閃爍。

    馮越意又起來添酒,秦沛跟受驚的雛鳥似的,連忙擋住自己的酒杯:“越意,夠了吧?”

    馮越意認真道:“我還沒謝完。”

    秦沛的頭搖了一下又一下,語氣中透出些許無奈:“你說的那些,分明是在擠兌我,我明明是得罪了你,你卻敬酒謝我,這不是誠心讓我不好過嗎?”

    “你也知你給我添了不少煩惱,那我讓你拿酒賠罪,難道不應該嗎?”

    秦沛素日裏伶牙俐齒,這會兒多喝了幾杯,頭有些暈、不及思考,所以也被堵得啞口無言了,最後隻能應允:“好,好。”

    馮越意得逞一笑,又添滿了:“第三杯,雖然是你極力慫恿我來這裏的……”他瞄了一眼趙則年,才繼續道:“未必沒有承我的意,所以我還是要謝謝你。”

    秦沛什麽也沒說,把這杯酒也咽了,七杯酒下肚,他的臉頰浮起了兩朵紅雲,眼神兒也有些發散。

    趙則年正想找個借口再灌幾杯,把人徹底弄倒,就見秦沛又拿起一壺酒,給馮越意添了一杯:“越意,此酒名叫美人醉,我一聽說這個名字,就讓老鴇子一定要拿來!”

    馮越意低頭聞了聞:“好香啊,專門拿給我喝的?”

    秦沛點頭:“是!美人醉~美人醉,你喝了,這酒才能真的醉人!”

    “嗬!”馮越意笑著看他一眼:“油嘴滑舌,這一套你還是拿去對付那些天真可愛的小姑娘吧!”

    “品品看。”

    馮越意喝了一口,忍不住又喝了一口,等把一杯酒喝盡,主動把空酒杯遞到秦沛麵前:“再來一杯!”

    秦沛依言倒了,轉過來問:“你不來一杯?”

    趙則年搖頭:“我還要回陳府,不能行事有差。”

    “那真是可惜了。”

    眼看馮越意也喝酒上了臉,趙則年隻能抱憾結束原本的打算:“時辰不早了,喝酒多了也傷身,我們散了吧!”

    秦沛最先答應:“好好,酒香沉鬱,我早就醉了!”他扶著桌邊站起來,卻是搖搖晃晃的。

    馮越意剛站起來就又坐了回去,眼睛幾乎睜不開:“我、我腿軟!”

    趙則年托了托額頭,覺得純粹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不但沒從秦沛嘴裏套出話來,反而自己人先醉倒了。

    “我送你們回去。”他把放在椅子上的外袍披到馮越意身上,然後彎下腰把人背了起來。

    秦沛不滿地捶桌子:“我呢,那我呢?”

    “我後背再寬厚,也扛不住兩個人。”趙則年抬抬下巴:“過來,拉著我的胳膊,自己看清路,別絆倒了。”

    秦沛興許是喝醉了,特別聽話,還真扶著桌子過來挽住了趙則年的手臂。

    出了花滿樓,冷風迎麵吹來,趙則年外袍給了馮越意,雖有內功護體,還是凍得渾身打了個寒顫。馮越意的腦袋歪在他肩頭上,臉正對著,一步步走下來,那噴到脖頸的熱氣也就越來越明顯。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