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六十九章 反算計(1/3)

    “那是!”柳子昆喝了口茶,拍著胸脯:“我出手,有什麽事辦不成的?方姑娘這杯茶,子昆期待很久了。”

    方雲嘴角帶笑地瞟他一眼,沒說話。

    花尚雪睜開眼睛,微微一笑:“子昆,這次麻煩你了。”

    柳子昆眉開眼笑:“不麻煩,四爺有令,屬下豈敢不從!”說著,他扭過頭去。

    趙則年沒有什麽表情地瞥他一眼。

    柳子昆眼裏閃過一抹遺憾的情緒,又道:“屬下方才來時,看到秦公子和馮公子正往這邊走,想必一會兒就到了。”

    趙則年揮手:“那你速速退下吧。”

    花尚雪也讓方雲先離開。

    果然,沒過多久,房外傳來熟悉的爽朗的笑聲。

    秦沛試探著推開門,看清屋內便是一笑:“沒問小二,我還怕我找錯房間了呢!”說著,把門全打開,讓馮越意的身影也露出來。

    趙則年招手:“快進來吧,被婉姨娘的人發現我們認識,戲還唱下去?”

    “是是是。”秦沛立刻把門關上了,回頭說道:“不過我真沒想到,則年你穿上這樣的衣服,儼然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哥兒,簡直貴不可言呢!”

    趙則年今日換了一套藍底金紋棉質長袍,領口一圈飄逸的白色絨毛,襯著他的白皙皮膚、俊俏的容顏,冷然雍容,顯得整個人很高高在上。

    和平時那副江湖人士的打扮比起來,確實很不一般,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對於秦沛的調侃,趙則年有興致了就回應兩句,沒勁兒的時候向來閉嘴不言。

    秦沛從來都不是輕易死心的人,說道:“老實說,猴子可以從石頭裏蹦出來,你是人,總有爹娘生養的吧,好像沒聽你提起過!”

    趙則年知道他若一直不吭聲,秦沛會一直問下去,便隨意答道:“我父母早逝,有什麽好說的?”

    秦沛一看就不信,笑道:“我總覺得,你原本出身挺好的。”

    馮越意一聽,詫異地看過來。

    趙則年嗬嗬一笑:“是麽?”

    當然是。秦沛在心裏默默地回答了,有些人從小專門被培養和教導,來自大戶人家的氣質和涵養,是無論過了多少年,都難以磨滅掉的。

    “說那些幹什麽?”花尚雪道:“快要過年了,你們兩個還不回家嗎?”

    秦沛老神在在:“我家不遠,我花個三兩天功夫就到家了,不急!”

    馮越意臉現難色:“我不想義父擔心,還是不回去了吧。”

    花尚雪關切地問:“不回家,那你有什麽打算?”

    秦沛一把摟過馮越意的肩膀:“當然是跟著我一起回秦府嘍!”

    馮越意臉紅了一下,羞惱地要推開,但秦沛力氣很大,兩人就這麽推搡起來。

    花尚雪見二人舉止親密,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趙則年。

    趙則年察覺到,卻是沒什麽反應,兀自喝著茶。

    當天晚飯後,周秋陽讓人送來了請帖,邀請趙則年到花滿樓聚會。

    趙則年抖了抖請帖,問伺候的丫鬟:“花滿樓,那是什麽地方?”

    丫鬟回答:“在那裏可以吃飯喝茶彈琴賞花,也是城中文人雅士、富貴商賈都愛好的地方,老爺和夫人也曾去過幾次。”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