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六十八章 循序漸進(1/3)

    蘇曉婉一口咬定是花尚雪所為,花尚雪斷然否認,把陳海義給叫來公斷,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陳海義聽得一個頭兩個大。

    然後,花尚雪的丫鬟就開口了:“夫人離我家少夫人那麽遠,除非少夫人一雙手臂有三丈長,否則哪能挨著人啊!”

    陳海義一想也是,而目睹這事的當然不止這幾人,還有其他經過的仆人,稍稍一問,便明白是蘇曉婉故意栽贓大女兒,因此把蘇曉婉給責罵了一頓。

    蘇曉婉受了一頓氣,怎麽也想不明白這是怎麽一回事。

    再比如,陳海義就趙則年開辦酒樓一事,讓人把夫婦倆叫到書房裏去商議。

    蘇曉婉知道了,唯恐陳海義給兩人太多好處,於自己親女兒陳靈犀不公,因此也找了借口過來。

    聽到陳海義走進院子的腳步聲,趙則年不動聲色地打出一顆石子,打到了蘇曉婉背後長案上擺著的琉璃花瓶,花瓶落地砸出一地碎片。

    花尚雪說,那花瓶在書房中擺了十多年,是她爹陳海義最喜愛的那個。

    恰好陳海義進門,蘇曉婉唬了一跳,本能的指向花尚雪:“老爺,不是我幹的,是她!”

    花尚雪和趙則年坐在這邊窗台下,蘇曉婉坐在遙遙相對的那邊長案下,隔著那麽遠的距離,陳海義一看便認定蘇曉婉這是在刻意栽贓!

    蘇曉婉說完,也意識到自己蠢,偏又解釋不清楚,自然被陳海義轟出書房去了。

    不過這樣的計策隻能用兩次,多了蘇曉婉會懷疑,陳海義也會懷疑,畢竟花尚雪消失了好幾年,誰知道她在外麵經曆了什麽學會了什麽。

    倆人見好就收,反正蘇曉婉最近把花尚雪當做了瘟神,鬥不過便遠遠的避著走。

    做戲做全套,要開酒樓,自然要先熟悉甘泉,趙則年和花尚雪倆人坐在酒樓的包間內,開著窗戶俯瞰樓下,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門被敲響時,趙則年把杯子放回茶盤裏,轉身進了裏間,通過一條門縫觀看外麵的光景。

    丫鬟把門打開,周秋陽站在外麵,用一種發亮的眼神兒看著屋裏的花尚雪。

    趙則年一想到這負心漢做的事,斷定就算以前花姐會甜蜜得跟吃了糖似的,現在看了,肯定隻覺得惡心!

    他扭頭看去,不意外地發現花尚雪輕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問:“靈犀呢?”

    周秋陽進來說道:“靈犀在家照看小虎。”

    聞言,花尚雪歎口氣:“如果我娘沒有病逝,那本該是我的。”

    周秋陽神色微動,走上前兩步,深情道:“雨笙,你和我記憶中比起來,變得更楚楚動人了!”

    門口的丫鬟露出詫異之色,花尚雪挑眉,示意丫鬟先出去。等門關上,她說道:“那又怎麽樣,我已經是別人的夫人了。”

    “那個趙則年……”

    陳雨笙打斷他:“他很好。”

    周秋陽臉上顯出一抹不忿之色:“是嗎?”

    “至少他不會為了利益而拋棄我,哪怕再漂亮的女人從他麵前走過,他的眼裏也隻有我一人!”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