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六十七章 尾隨而至(1/3)

    趙則年拿起茶壺為自己續茶,他沒有忘記,那一天她的衣服被融化的雪浸濕,她人昏了過去,還在止不住的打顫。

    他把昏迷的花姐扔到馬背上,帶到一家客棧,花姐醒來後,絲毫不提遭遇的打擊,堅持要跟他走,要跟他學武功。

    趙則年當時年紀小,沒有絲毫江湖經驗,輕易生了惻隱之心,就帶她一塊兒走。接下來的三年,花姐吃盡了苦頭,而他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被她的堅定意誌、毫不軟弱所吸引。

    基於某些經曆,趙則年極其不喜歡嬌弱任性、裝腔作勢的女子,所以陳雨笙,也就是如今的花尚雪就這麽入了他的眼。

    趙則年回過神來,輕叩了下茶杯蓋:“有人過來了。”

    花尚雪拍拍臉頰,整理好了表情,聽見外麵傳來說話聲,接著是先前那個丫頭的聲音:“大小姐,二小姐來了!”

    “進來吧。”

    門打開,陳靈犀站在門口不進來,麵帶懇求:“姐姐,我有話跟你說,你能出來一下嗎?”

    門關上,趙則年走到了窗邊,打開一條縫往外看去,屋外花園裏,陳靈犀在跟花尚雪道歉,後者無所謂地擺擺手:“你無須愧疚,追究起來其實是我的不是。”

    “啊?”陳靈犀茫然地抬頭。

    花尚雪一臉誠摯:“是我做這個姐姐的不夠了解妹妹,若我真關心你,就不該忽視你內心的想法。你和秋陽兩情相悅,我插足其中又有什麽意思呢?早該成全了你們才是。”

    不顧陳靈犀的驚愕,她自顧說道:“不過,偶爾我也感到慶幸,若不是以前發生那樣的事,我也遇不到則年了。”

    陳靈犀看她一臉滿足的模樣,心中內疚稍減:“既如此,過去的就不再提了,希望那些不會影響到我們姐妹之間的感情。如今,我隻願姐姐一生幸福,妹妹才能心安。”

    “好,我接受你的祝福。”

    陳靈犀鬆口氣,先前的沉重不安就此消去。

    等人走了,花尚雪邁著輕快的步子進來,一臉不屑:“你瞧,這就是我那個好妹妹!跟我欠她似的!”

    趙則年心知她不吐不快,便安靜地聽她發牢騷。

    下午又開始小雪不斷,花尚雪裹著厚厚的兔毛毯,窩在火爐旁的躺椅上,一副隨時要睡過去的模樣。

    趙則年想了想,說道:“我雖然來過一次甘泉,都沒仔細看過,你歇著吧,我出去走走。”

    花尚雪睜開眼睛:“你要從大門出去嗎?”

    趙則年搖頭:“不。”若要不惹人懷疑,從大門出去就得帶個隨同,那上了街豈不是束手束腳的?

    來之前,趙則年已看過花尚雪畫給他的陳府地圖,出了小院後,輕易便來到院牆之下,見左右無人,腳下一點便躍了出去。

    陳府在甘泉有些名望,是以趙則年私下裏出來,身上也還穿著花尚雪專門給他定做的衣服,街上行人不多,但沒有一個不看他的。

    不多時,小雪變成了中雪,一股香氣從另一條街上飄過來,趙則年聞見了,決定去看看是什麽好吃的,回去好給花姐帶一些。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