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六十六章 女孝父慈(1/3)

    花尚雪欣賞夠了蘇曉婉的表情,指著那倆大木箱子說道:“爹,這是則年給你帶的禮物。”

    她話一出口,那四個手下立刻打開了兩個紅漆箱子的蓋子。

    眾人隻覺得眼前一亮,一個箱子裏整整齊齊地碼著一錠錠金光閃閃的金子,一個箱子上麵堆著珠寶首飾,下麵摞著很有質感的綾羅綢緞,那衣料和花尚雪、趙則年兩人身上穿的很相似。

    趙則年淺淺一笑,為了報複,他和花姐可是把部分積蓄都拿出來了!

    陳海義吃驚得說不出話來,手指輕抖了兩下。

    蘇曉婉難以置信:“這是你們帶回來的?”

    花尚雪點點頭,蘇曉婉仍抱持懷疑的態度:“這麽貴重,這麽多值錢的東西,你們從哪裏得來的?”

    一聽這話,花尚雪不高興了,冷然道:“婉姨娘以為是我們搶來的,還是偷來的?”說著,伸手攬住趙則年的手臂,不屑道:“則年家財萬貫,這些算什麽?”

    蘇曉婉立刻盯向趙則年,又一次眼珠子快瞪出來了。

    趙則年心裏早樂瘋了,麵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嶽父喜歡,小婿每年都會奉上,保證一年比一年好!”

    蘇曉婉看著那兩箱子的東西移不開眼,低喃道:“難道這還不夠好嗎?”

    趙則年和花尚雪身懷武功,自是將她的話聽得一清二楚,不由相視一笑。

    陳海義終於清醒過來,思及過去,隻覺受之有愧:“雨笙回來已經很好了,哪還敢勞心叫你帶這麽多東西?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一直照顧雨笙。”

    趙則年從善如流:“嶽父言重,我們是一家人,應該是互相照顧。”

    陳海義頻頻點頭,看得出來,短短時間內,他對趙則年這個女婿已是滿意至極。

    花尚雪又一次欣賞夠了婉姨娘的貪欲醜態,才開口說道:“爹,讓人把箱子抬到庫房裏去吧。”

    陳海義點頭,讓管家把人引到後麵去,蘇曉婉眼巴巴地看著,難以回神。

    午宴上,趙則年盡心盡力地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極其能侃,天南海北的說上一通。

    原本就是生意人、經常外出到處走的陳海義聽了,發覺這年輕人的見識比他還廣泛,若不是輩分擺在那兒,幾乎要肅然起敬。

    蘇曉婉一旁作陪,聽得又是羨慕又是嫉妒,隻怪這麽好的女婿,為何不是她的親女婿。

    等說的口幹舌燥,趙則年偷偷戳了一下,花尚雪於是開口問道:“爹,靈犀妹妹呢?”

    提到陳靈犀,蘇曉婉不明意義地笑了,說道:“雨笙啊,你也知道,靈犀嫁給秋陽了嘛,這會兒自然是在周府做大少奶奶啦!”

    花尚雪不為所動,淡然微笑:“是,離家太久,我都忘了。”表示她一點都不在乎過去那點兒破事。

    沒有看到預期的效果,蘇曉婉略感遺憾,又道:“我已經派人去周府了,靈犀知道你回來的事,想必很快就會趕過來。”

    花尚雪點頭:“也好,我們姐妹多年未見,確實有很多話要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