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六十五章 小婿趙則年(1/3)

    女子拚命掙紮著,聲音斷斷續續:“救命!救、命!來人啊……”

    趙則年挑挑眉,有些意料之外,才離開藥王穀不到兩天,居然遇到這種事!

    他埋眼搜尋了一下,找到兩顆被雪蓋住一半的石頭,手掌朝下一吸,石子盡在手中,輕哼一聲,隨手打出去!

    趙則年出力較大,打得也精準,那兩個乞丐被擊中太陽穴,當場暈了過去。

    女子趁機從地上爬起來,畏縮地蹲坐在牆角,並伸手抓回棉襖,無奈那粉色的棉襖被乞丐們給撕爛了,不能蔽體。

    女子打著寒顫,忽然神經質地揉搓起自己裸露的肌膚來,十分用力,仿佛恨不能搓下幾層皮來!

    趙則年看著她恐慌、憤恨又失神的模樣,瞟了一眼她白嫩的雙肩和粉紅色繡荷花的肚兜,從包袱裏掏出一件深色的厚緞披風,揚手扔過去,恰好蓋住她的全身。

    幫到這裏,他覺得已是仁至義盡,掉轉馬頭準備離開,隻聽背後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喊:“恩公!”

    恩公?

    趙則年聽得眉毛一挑,他才十六歲,就被人叫做恩公,感覺好怪呀!尤其是這女子,一看就比他的年紀大。

    回過頭去,那女子包裹在厚緞披風裏,隻露出一個腦袋,緊張又滿含期盼地望著他:“恩公能不能帶我一起走?”

    趙則年毫不猶豫地搖頭:“不能。”

    女子圍著披風跌跌撞撞地跑過來,中間還滑倒了兩次,把披風也給弄髒了。她自己毫無所覺,奔到馬前跪下:“求恩公救我!”

    “我已經救過你了。”趙則年取下鬥笠,把上麵落的雪抖掉。

    天陰沉沉的,女子看清他的臉,明顯怔了一下,然後問:“恩公可是江湖中人?”

    趙則年把鬥笠重新戴上:“我正要去做一個江湖中人。”

    女子低頭:“恩公年紀輕輕,便有如此本領,求恩公收我為徒!”

    趙則年愣了一下,聲音低沉:“你在說笑話嗎?”

    他不想再廢話下去,用力拉了一下韁繩,打算就此離去,豈料眼前一閃,那女子竟然又擋住他的去路,再次跪了下來。

    趙則年渾身一緊,更用力地扯了一下韁繩,馬長嘶一聲,前麵雙腿騰空,在他的控製下,轉了個方向複落到地上。

    驚出了一身虛汗,趙則年很是惱火:“你想死嗎?”要不是他動作快,女子毫無疑問會死在馬蹄之下!

    女子一臉無懼,說話擲地有聲:“求恩公收我為徒!”

    世上怎麽會有這麽固執的女人?趙則年心生反感,打算棄馬而去,他就不信這女人能追的上!

    哪知,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女子先他一步暈了過去。

    雪花撲簌簌地掉下來,趙則年氣得想打人!

    如今五年已過,在花尚雪身上,再也找不到當年那個弱女子的一絲影子,對於此,趙則年除了感慨還是感慨。

    一輛金色華蓋馬車緩緩地駛進了甘泉城,後麵還跟了一架平板車,上麵用粗繩子綁縛著兩個紅漆大木箱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