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我非好人

第六十四章 反正我也不怕(1/3)

    穀葉黯然地低下頭:“你沒猜錯,丞相穀相濡是我的親生父親,我原名叫穀中寒。”

    趙則年驀地回過頭去,充滿了懷疑:“穀中寒?你是穀中寒,那丞相府裏的那位少爺又是誰?”

    穀葉苦笑起來,很是疲倦:“他也叫穀中寒,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卻不是我的替身,而是我的親弟弟。我娘當年生的是孿生子,這件事隻有我爹和皇上知道,我爹悄悄的把我送到山上,托人教養我,當朝廷需要派人潛入荊虛閣時,我便被派上了用場。”

    趙則年麵上無波,心裏卻很震動。

    穀葉舉起右手:“但我可以發誓,我雖然潛伏荊虛閣,不過是定期向朝廷匯報荊虛閣的近況,凡是涉及機密的事情,我一件都沒有泄露!”

    冷風冽冽,趙則年皺著眉,把那件破了的棉襖重新披上:“為什麽不報?立功的機會,你也不要?”

    穀葉自嘲一笑:“則年,在世情世故這方麵,我比你經曆得多,看得也比你透徹。我是效忠於朝廷,但我也是個活生生的人哪!哪個人不會為自己打算一番?”

    趙則年略一思索,便明白了,穀葉若態度積極,在朝廷那邊是立了功,在荊虛閣這邊卻會引起懷疑,而一旦報無可報,他在朝廷那邊便失去了價值。

    就算他是丞相的兒子,那又怎麽樣?世人眼裏,穀丞相隻有一個兒子,換言之,穀葉就是不能見天的一隻老鼠。

    這麽一想,趙則年忽然有些同情他了,想了想,問道:“說說吧,陳玉為什麽會離開皇宮?”

    穀葉鬆了半口氣:“她無意中發現了雲貴妃的秘密。”

    “雲貴妃?”趙則年微皺眉,荊虛閣主在江湖,連帶他對朝廷也隻是一知半解。

    穀葉立刻給他解疑:“當今皇後育有太子、二皇子和德玉公主,受寵的雲貴妃育有七皇子和霜月公主,皇後與雲貴妃關係素來不錯,因此德玉公主和霜月公主年紀相仿,便經常在一塊兒玩兒。”

    有一天,德玉和霜月捉迷藏,德玉兜兜轉轉躲到了雲貴妃的寢宮臥室裏,意外聽到雲貴妃和宮女的對話,方得知雲貴妃是個兩麵人,一邊在她母後麵前親熱的喊著姐姐,一邊在背後算計,意圖把太子拉下馬,讓七皇子上位。

    雲貴妃讓人喊霜月吃飯,霜月說找不到德玉了,雲貴妃因而猜測德玉有可能聽到了不該聽的話。

    德玉急匆匆的跑到皇後娘娘哪裏,正要把聽到的話轉述給母後,這時雲貴妃帶著霜月來了,說是要厚著臉皮在中宮用飯,皇後把雲貴妃當妹妹,便笑著一口答應了。

    席間,雲貴妃始終似笑非笑地瞥德玉,把第一次見到人性險惡的德玉給嚇了個半死。

    看到母後和雲貴妃親密的跟親姐妹似的,德玉忽然意識到,也許就算她說了出來,母後也根本不會信。

    德玉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一瞬間覺得所有人都不可信了,而雲貴妃很有可能會暗地裏害死她。緊急之下,她驚慌的偷到母後身邊一個小太監的腰牌,逃離皇宮跑出京都,開始到處流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