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未歇之一切都是套路

第46章 社會主義那一套你都忘記了?(1/2)

    夢豫一回宮就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裏,誰也不讓進。暗一則趕走了門外看熱鬧的、擔心的各色人等。等得小院恢複安靜,暗一也沒去打擾她,而是默默的在門邊坐了下來。

    當他在殿上聽到聖旨宣布的那刻,他很想衝上去,請皇上收回成命。可理智告訴他,他不能!他沒有資格!幸而公主沒有接下那道賜婚聖旨。

    他以為他可以看著公主在別的男人身邊恩愛承歡,隻要他能一直守在他身邊,便是他最大的幸福。可事實告訴他,他做不到!

    暗一坐在門邊,看著夜空,彎彎的月亮掛在天幕上,淒涼、孤獨、寂寞。冬天的夜,所有的動物都已冬眠,月色中,隻有這無邊無際的寧靜。

    枯坐一夜,月亮漸漸西沉,漫天繁星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天空泛起的一絲魚肚白。天漸漸破曉,大地朦朦朧朧的,如同籠罩著銀灰色的輕紗。

    暗一一躍而起,精神抖擻地拍幹淨屁股上的灰。嗯~!看來他得好好想想辦法,他要怎樣才能擺脫奴才的身份,讓自己有資格且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公主的身邊。畢竟新的一天又開始了!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夢豫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生悶氣,門外的暗一枯坐一夜她可一點也沒察覺到。至於她的父皇,她真是無話可說。她上次都那麽明確的表示,她不喜歡許朔了,為什麽他還要亂點鴛鴦譜!再說了,他不也是現代社會穿越過來的麽?!怎麽還要興包辦婚姻那一套?!難道說,他在這裏生活的太久已經被同化了?!社會主義社會那一套早就讓他忘得一幹二淨了?!!蒼天啊!!夢豫心裏苦啊!!!

    夢豫氣著氣著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就躺在床上睡著了。等到她醒來,已經是新的一天了。

    夢豫剛打開房門,還沒呼吸兩口新鮮空氣,就被急匆匆趕來的小豆子提溜到了禦書房。一大清早把她召來禦書房也就算了,這可是大冬天的,也不讓她進去,就這麽在門外站著,等著召見。看來父皇他對於昨天的事兒氣得可不輕啊!還是說今早在某個妃子的床上也受了什麽氣?

    夢豫已經做好了做出氣筒的準備。

    可父皇這氣生得也夠久了,夢豫都在外頭站了半個時辰了,也不見他有想要喚她進去的苗頭。這大冬天的,凜冽的北風呼呼地刮著,路上的來來往往的宮人都縮著脖子,形色匆匆。夢豫有些扛不住了,便輕聲喚小豆子,讓他去催催父皇,就說他的親親閨女就快凍得一命嗚呼了!

    小豆子看著公主一直在冷風中瑟瑟發抖,也很是心疼,就算公主不吩咐他也打算進去旁敲側擊地問上一問。麻溜地跑到禦書房去求皇上,可他剛一進去,就被吼了出來。夢豫都不用聽他回話了,父皇那怒吼聲震得房上的積雪都抖了三抖,嘩啦啦往下掉。幸虧夢豫沒站在房簷下,否則非得被堆成雪人不可!

    至於段霄吼了什麽,你聽!現在都還有回聲呢!

    段霄:“滾!讓她給朕跪著!跪到她知錯為止!”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