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運

第二十卷 第五千四百二十五章︰破招

    嘗劍君沒有逗留,長劍丟入了湖中,隨後背手踏虛空而去。

    陸仙兒只能愣愣站在那一言不發,但肯定是回不去了,一群弟子盡管過來勸她,她也無動于衷。

    見大家看向我,我只能一拉她的手,道︰“仙兒,我們先回去,再從長計議好了,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陸仙兒任由我帶回了弟子居,囑咐一群師妹多加照料後,我就返回了後山面壁洞,現在我出了面壁是不準回弟子居的,這嘗劍君倒也心狠,不過如果遇上一個我這樣找酒喝的弟子,確實也難為他了,雖然一醉就不知道會過去多久,並非我的原因。

    在安靜黑暗的石洞中打坐,我也在消化今看到的劍法,陸仙兒的罰之劍自不必多,一部分是我提點而來,一部分是從嘗劍君那學來,還有一部分是自己悟出來的,無疑博古通今,可應對下劍仙了,我也基本是熟悉得不行了,畢竟萬變不離其宗,而且我還在這里混到了總綱,這和劍十二篇吃了就會是完全不同的。

    它原始歸原始,可不會因為變成劍靈化而安全,更適合我和弟子們修煉。

    而近日戰勝了罰之劍幾種變化的九式奇招,也刷新了我對方寸劍道的理解,這九式中的八式看著都樸實無華,但用好了就能夠針對下間所有的劍法,但凡威力上著重的,也及不上方寸劍道的九式奇招,這也是我得到的結論。

    須知一點一線之間,差距非常大,一點可連續使用,一線卻需要延長,這是多次攻擊和一次攻擊的區別,方寸劍道的祖師爺眼光刁鑽歹毒,可謂是真正的點殺劍法了,當然,所以一寸短一寸險,想要完成這樣的劍法其實也不容易,配套的劍法如果不行,那同樣施展不開,但今卻已經證明了方寸劍道的厲害,居然是擅長保持距離的最強劍法罰之劍都給突破了,這正面的突破何其震撼。

    看得出來,下劍法都要在這套方寸劍道九式奇招中折腰,所以我也需要領悟。

    我陷入了冥思沉想之中,不斷的自己嘗試著使用這套九式奇招的八式,等到得到了些許的靈感,我就醒過來用劍狂舞一番,也確實有了一些九式奇招的影子,當然離著如同嘗劍君一樣的大成,恐怕還要等些時間。

    我一邊的練劍,一邊的領悟,同樣也逐漸很好奇,這套劍法恐怖如斯,居然擊潰罰之劍的各種變化輕而易舉,但為什麼嘗劍君和李破曉、夏瑞澤、我斗劍的時候,並沒有使用這樣的招式,如果他用出這樣的招數,應該能夠更輕易的擊敗我們,我甚至不覺得我的滅道訣可以跟他打成平手。

    但當時他不是醉酒狀態,這個設想合理麼?

    他終日喝酒,使用的劍法卻不是九式奇招,這又是為什麼?

    在夢境中的他是會的,這點已經毋庸置疑了,可為什麼一開始就不上最厲害的?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