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運

第一卷 第一卷

    “喪…尸…王!”張正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道,可以想象張正的內心到底有多麼痛恨喪尸王,尤其是看到喪尸王在獨山墓穴坍塌的時侯竟然沒有死,而且還是完好如初的樣子,張正立馬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憤怒。

    “吼!”喪尸王一聲怒吼,直接向張正撲了過去。

    不過今日的張正早就非昨的張正了,手中的魔刀一揮,閃電般的砍在了喪尸王的手臂之上,只不過喪尸王全身很僵硬,很難砍斷,所以,盡管張正很憤怒的砍出一刀,但是卻是火星四濺,喪尸王根本沒有受到一絲的傷害。

    張正一看,直接怒了,眼楮馬上就紅了,大吼一聲,像一頭野獸一樣,近乎猙獰的沖到了喪尸王的身邊,一拳狠狠地打在喪尸王的臉上。

    可是喪尸王沒事兒,張正的手立馬就腫了起來,張正為此勃然大怒,也沒對喪尸王客氣,招呼一聲,一行人七個同時一起上,對著喪尸王就開始圍毆了起來,喪尸王也不是什麼善茬,怒吼一聲,然後突然之間眾人的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現了眾多的喪尸,鬼魂還有拼尸!

    “這狗日的,原來早就後手了!”爺爺吃了一驚,沒有想到喪尸王還有這麼一手,看來是早就準備好了!

    “你奶奶的,我管你有什麼後手,我就不信我今砍不掉你!”張正氣的臉都快紅了,手中的魔刀再次狠狠地砍在了喪尸王的胸前,又是火星四濺。

    “一起上!不給他機會!我們來扛住喪尸和拼尸!”三個摸金校尉這個時候突然怒,手中不知道出現了一柄漆黑的匕,雖然是暗淡無關的,但是爺爺和張正都不難看出,這一定是大有來頭的,因為匕雖然無光,但是卻有一種令人窒息的感覺。

    果然三個人上來瞬間就劃開了其中三個喪尸的胸膛,然後鋒利的匕瞬間就割掉了他們的頭顱,讓爺爺和張正顯然都大吃一驚,隨後,手上突然力,精神一震,全力攻向喪尸王,雖然知道一時之間暫時站不調喪尸王,但是手上的動作還是絲毫停頓。

    “苗王,你和豐控制住那些冤魂,我和學連今一定要宰了這個狗日的!”張正扯著嗓子吼道。

    苗王應和了一聲之後,然後就和豐一起施展苗疆巫術,利用神奇的苗疆巫術瞬間就阻擋住了所有撲過來的鬼魂。

    所以這個時候爺爺和張正對付喪尸王毫無壓力,手上的七星劍和魔刀揮舞的閃閃光,不止一次兩次逼退喪尸王。

    “奶奶的,這狗日的,真他娘的又臭又硬!實在太難啃了!”張正道,這個時候張正的眼楮之中幾乎已經噴出火了。

    爺爺也知道喪尸王很難啃,但是爺爺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竟然有一種沖動,真的很想抱住喪尸王狠狠地啃一口,好好些自己心中的憤怒。,

    “娘的,什麼狗屁喪尸王,我會怕你!”爺爺著話的時候,自己手中的七星劍再次狠狠地砍在了喪尸王的頭上,顯然這一次喪尸王再次沒有任何的事情。

    “哼!我還就不信了!”張正果斷扛上了,牛脾氣這個時候顯現出來了,所以手中的魔刀一閃,擋住了喪尸王碩大而又堅硬的拳頭,然後翻身踹出一腳,姐姐是是的踹在了喪尸王的身上,但是喪尸王只是搖晃了兩下,真正吃虧的還是張正,因為這個時候張正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腳竟然有種隱隱作痛的感覺,所以張正很是憤怒的看著喪尸王,牙齒咬的咯吱響,心中很是憤怒。

    爺爺的心中也是很不舒服,所有爺爺的牛脾氣也上來了,頓時就火冒三丈,牙一咬再次將自己的手掌割破,讓鮮血染紅了自己手中的七星劍,然後狠狠地砍在了喪尸王的身上,頓時就是一陣火星四濺,不過這個時候喪尸王明顯感覺到傷害,因為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深深地痕跡,那是由于所留下來的。

    張正看到了這一切之後,沒有留情,果斷將自己的手掌割破,然後將鮮血瞬間都涂抹在魔刀之上,並且還點燃了數道符咒,然後將符咒灰沾滿了自己的雙手,然後面目猙獰的看著喪尸王,然後大吼一聲,狠狠地跳了起來,然後對著喪尸王就是一刀。

    喪尸王閃身躲過,但是張正豈是這麼容易就是應付過的,所以在喪尸王躲過張正手中的魔刀的那一瞬間,張正的左手果斷的出擊,閃電般的打在了喪失王的身上,頓時就是一陣片 里啪啦的聲音,喪尸王慘叫一聲,後退而去。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