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遺禍

第1948章 推演?(1/3)

    水馨想起了上次進入山海殿的情況。

    那時候也是根據參賽隊伍劃分了一個個區。但那處於“相見亦相聞”的情況。

    不像梅照空,他出現前……倒像是和她就直接處於徹底隔絕開的不同空間!而且,他是怎麽傷成這樣的?

    他的腰傷上附帶著的,是那個樸素的劍修如山嶽般凝滯沉重的劍意。

    完全找不到劍飛華灼燒般劍意的蹤影。

    從傷口的感應來,倒像是單挑被重傷——可那個劍修和梅照空的境界差不多吧?

    當然,如果梅照空肯實話,那麽找他解惑,比自己苦思冥想要強多了。

    何況又沒有別的辦法。

    水馨理所當然的湊了過去,半蹲到饒身邊,問一進來就直接開始給自己驅逐外來劍意療贍梅照空,“要丹藥嗎?”

    梅照空倒也沒有(不敢)進入完全入靜的狀態,並沒有被打擾。

    但也隻是看了水馨一眼,沒吭聲。

    “你的身上,看不出第二個人給予的傷口呢。”水馨單刀直入。

    梅照空想了下,這次回答了,“……官印加成。”

    水馨捋了捋,驚呆了,忍不住重複印證,“你是傷你的那個劍修得到了官印的加成?”

    她在北方也挺久了,從沒聽過,做官的劍修有這種好事!

    要有這種好事,怎麽會那麽多敷衍了事的劍修!

    梅照空道,“或者玉璽加成。”

    這個法……

    “皇室推動皇權、謀求掙脫限製的效果?你確定和玉璽有關?”

    梅照空嘲諷的看了她一眼。

    水馨想想也是,梅照空的身份,要感應過玉璽的力量,那不大可能。若是肯定,之前就不會先“官印”了。

    但結論是一樣的——劍修這種基本“不假外物”、“隻求一劍”的修煉資質,能得到強力的外務加成了。

    “加成的是什麽啊?劍意?體質?道境?還是能不被劍意影響,配合攻擊的法術之類?”

    這個問題稍微有點技術性了。

    梅照空再次複盤後確認,“劍意、威壓。”

    水馨的問題裏可不包括“威壓”這個詞。於是她懂了,就是他的對手有了超越道境的威壓。

    哪怕隻是虛張聲勢,得這對同階的對手來,也確實是個大麻煩。

    更別還有劍意的加強。

    “劍意得到的是什麽加成?”水馨自己有個偽領域,倒不奇怪“劍意能得到加成”的事情。

    劍意是劍心思想意誌的體現。

    卻並非是劍心全部思想意誌的體現。

    哪怕劍意的要求,需要純粹而強大。

    而梅照空其實也看到了水馨的那個偽領域,看到了慕離虹在那個偽領域的加成下,展現出來的力量。和他之前驚鴻一現的一劍之間的差別。

    但他沒有立刻回答水馨,而是再次陷入了沉思。

    他的對手劍意上的那種加成,和林水馨那個“領域”完全不一致。名叫慕離虹的劍修追著紅衣劍修劍飛華打的時候,偽領域之中的紫氣,和他本身的劍意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卻融合得渾然成。

    仿佛生就是一體。

    他遇見的那個劍修的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