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終篇 第十一章(1/2)

    戌時三刻,太華殿裏的熱鬧喧囂隨著賓客的離去而漸漸消散。宮人們忙碌地進進出出,力求將太華殿恢複到原來的模樣。

    上弦月掛在高高夜空中,清冷的月光照進禦書房,龍案後的蕭懿剛從太華殿回來,有些疲憊閉著眼睛靠坐在龍椅上。

    禦書房裏還有在宮宴後留下來的蕭衍和容祈,他們此時坐在下首,喝著禦膳房送來的醒酒湯。

    容祈放下瓷碗,沒了在人前的端莊,整個人歪靠在椅子上,漫不經心地開口:

    “所以,拓跋啟現在是打算效仿他爹賣女兒麽?”

    蕭懿聞言睜眼,冷哼一聲:“我可不打算效仿先帝。”

    容祈聳了聳肩,隨後將目光轉移到身旁的蕭衍身上,笑得不懷好意:“燕王府作為拓跋啟重點和親對象,燕親王有何感想啊?”

    蕭衍淡淡地回視,放下手中的瓷碗,麵無表情回道:

    “無感,他還夠不著。”

    容祈一聽就樂了:“喲,不愧是‘閻王’,很霸氣嘛。”

    蕭懿卻沒能像容祈那樣心大,今天晚上拓跋啟當著滿朝文武的麵,三番兩次提及燕王府,意圖十分明顯。

    若是拓跋啟看上哪個皇子公主,蕭懿還能當場推脫一番,可他偏偏針對燕王府,蕭衍和慕容瑾沒有開口表態,蕭懿也不好替他們擋,拓跋豈這麽做,分明是要將燕王府至於兩難之地——

    若是燕王府拒絕,那日後南疆與大蕭有任何不快,都會歸咎到燕王府頭上;若是燕王府接受了,那就是相當於和南疆站在同一條船上了。蕭衍雖然現在手上沒有一兵一卒,可軍中大部分將領都是他的舊部,隻要他願意便能一呼百應,到時候大蕭會陷於何種地步?

    蕭懿自然知道蕭衍是不會這麽做的,可不知道十一年前皇宮那場大火真相的人並不會這麽認為,耳到時候,燕王府就會無端成為眾矢之。

    想到這,蕭懿眉頭緊鎖,聲音低沉堅定:

    “三皇兄放心,我絕不會讓昀兒和玥兒受委屈,更不可能讓拓跋啟把手伸到燕王府的!”

    蕭衍聞言看了看蕭懿,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並沒有開口。

    而知道真相的容祈看到蕭懿這番真情流露,很是動容,同時有些猶豫地開口:

    “你們有沒有想過,其實我們在這裏擔心都是多餘的。”

    音落成功地吸引了蕭衍和蕭懿的注意力,突然被注目讓他下意識地正襟危坐,若有所思:“我看昀世子和玥郡主對拓跋琴和拓跋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就差將‘厭惡’兩個字寫在臉上了!”

    蕭懿想了想,好像是這樣,否則以蕭昀平時的聰穎謙和,不可能在那麽多人麵前,對拓跋琴一個小姑娘說出“走神”這樣失禮的話。

    想到這,蕭懿鬆了口氣,同時又皺起眉頭:“即便如此,也不能讓昀兒和玥兒去麵對這些,畢竟他們才是無辜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