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終篇 第七章(1/2)

    怎麽回事?

    太華殿再次安靜下來。

    南疆國內的局勢已經嚴峻到這種地步了麽?

    而拓跋啟是擔心大蕭不肯伸出援手,所以便讓自己的一雙兒女輪番在宮宴上表演,討好蕭懿麽?

    這未免也太......不要臉了吧?

    而且剛剛拓跋琴已經在慕容瑾和蕭昀那裏吃了虧,拓跋霖竟然沒有受挫退縮,反而迎難而上,真不該說他是不知者無畏,還是說他是個如他口中所說的“英雄”。

    所有人用像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沒有絲毫畏縮,甚至張揚的拓跋霖,暗自在心中搖了搖頭,這南疆世子若不是小時候摔過腦袋,那就是他真有點兒本事。

    被大部分人默認是前者的拓跋霖自然不會知道別人心中所想,蕭玥看著他一副自鳴得意的樣子,心中疑惑,他究竟是哪來的自信和勇氣啊?

    其他人對這位南疆世子一無所知,蕭玥卻不是,她在藥毒穀那四年,雖然基本都是與世隔絕,但偶爾出一次穀,動能聽到關於拓跋霖如何殘/暴的“光輝事跡”。

    蕭玥才不相信,拓跋霖當真那麽純良,要給眾人舞劍助興?想要趁機行凶還差不多!

    於是她開口:“霖世子,大蕭的宮宴可不比南疆國的篝火晚宴,皇宮裏的物件兒不是貴重就是古董,每件都價值連城,你想舞刀弄槍,若是劍風掃落一兩件,大蕭又不能讓霖世子賠,那損失可就大了?”

    眾人聞言不由嘴角抽了抽,早就聽說燕王府的私庫其實已經富可敵國了——拜燕王妃當年的嫁妝所賜。

    如今聽到蕭玥這麽說,想來傳聞也不是空穴來風,否則蕭玥怎麽會有宮宴上的器具都價值連城的想法?想來是燕王府內平時的用具便是這樣!

    皇宮裏的物件兒自然是獨一份,官窯燒製嘛,但也不至於每一樣都貴重啊,這樣誰還敢用這些器具吃喝啊?玥郡主不是存心唬人麽?這拓跋霖也不是傻子啊?

    拓跋霖確實沒有被唬住,不過不是因為他知道這些物件兒並非蕭玥所說的那麽珍貴,而是他被蕭玥話語間流露出來的鄙夷給惹怒了!

    蕭玥那番話分明是在暗示他們就像野蠻人一樣,不僅粗鄙,而且貧窮,這無疑給這位從小就目空一切的南疆世子當頭一棒。

    拓跋霖幾乎實咬碎了牙才將穩住自己的憤怒,因為拓跋啟在來之前就跟他與拓跋琴說過,南疆國是興是衰,全靠他們姐弟倆了,於是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盡量地心平氣和:

    “既是舞劍,自然是有分寸,玥郡主放心,若是碰壞了,我南疆定當全數賠償!”

    蕭玥聞言微微眯縫了眼睛,隨後扯了車嘴角,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既然霖世子財大氣粗,那我就拭目以待。”

    “財大氣粗”這四個字無論放在什麽情況下都是貶義,於是拓跋霖的難堪的笑容僵在臉上,眼見就要發作。

    這時上座的蕭懿清了清嗓子,板起臉道:“玥兒,別胡鬧!”實則語氣並沒有半點責怪,蕭玥自然也聽得出來,吐了吐舌頭,狡黠卻也可愛。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