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妃︰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第一卷 終篇 第八章

    在拓跋霖站起來說要當眾舞劍助興的時候,蕭昀已經走出了太華殿,所以並不知道此時里面,容笙正和拓跋霖打得火熱。

    蕭昀年方十一,身形比同齡人要頎長,因從小練武,雖高瘦卻不似少年人的羸弱,一襲玄色暗金流紋華服將這個生得俊美卻不苟言笑的少年郎襯出幾分貴氣,言行舉止端正不輕浮,從小便是個端方雅正的。

    說到長相,蕭昀長得是真的好,劍眉濃黑,眼若桃花眼,天生是個看一眼就能將小姑娘們迷得神魂顛倒的風流公子模樣。可他偏偏愛學他父親蕭衍冷著一張臉,眼含秋波也變成了眼若冰霜,自帶令人退避三尺的氣場。

    也因為蕭昀總是面無表情,對誰都冷冰冰的,讓他比同齡人多了幾分沉穩,行事作風也頗有少年老成的意思,像剛剛那樣當著眾人不給拓跋琴面子的行為,一年到頭也不見得有一次。

    蕭昀此刻自己回想起剛剛的言行,都覺得自己剛剛的處理方式不大穩妥,可他就是不想與拓跋琴有任何交集。不僅是因為慕容瑾拒絕在先,還因為他發自內心的抗拒。

    雖然先生常說,眾生平等,在不了解一個人的時候,要盡量一視同仁,不可先入為主。他平素里也盡量做到無差別對待,可是不知為何,面對拓跋琴的時候,他就是沒辦法做到,真是奇怪!

    少年世子這時還不了解有些人就是天生氣場不合,所以無論對方說什麼,做什麼,都會引起自己的不適。所以他此刻有些懊悔自己剛剛那麼沖動,還要讓皇後和皇上替他開脫,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思及此,蕭昀便有些惱,他屏退了跟著自己的宮人,獨自在宮里行走,吹吹冷風,讓自己清醒清醒。

    他漫無目的地走著,已經遠離了喧囂的太華殿,來到一處湖邊。

    今夜是月初,上弦月掛在夜空里,在燈火通明之下也毫不遜色,倒映在平靜的湖面里,給黑夜增添了幾分景致。

    蕭昀被月光吸引駐足,隨後走向湖邊的造假山,想要看清那晚汪湖水里的皎潔月牙,若是湖面不起波瀾,大概還能看到映在湖水里的閃爍的星辰。

    于是蕭昀下意識摒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邁著步伐,似乎這樣就能不驚擾湖水,得償所願。然而當他憋著一口氣走近假山時,卻發現有人先他這麼做了——一個少女背對著他蹲在湖邊。

    看少女的穿著,款式雖新面料卻一般,應該不是宮女,也不可能是進宮參加宮宴的王公貴族的女眷,女眷貼身丫鬟還差不多。

    蕭昀腳下一頓,雖說他與那丫鬟身份懸殊,大可不必避諱,他從小便讀聖賢書,“男女有別”四個字早已刻入骨子里了,一時之間竟不知該進還是退。

    而就在思忖間,蕭昀見拿丫鬟緩緩抬起了手,于是他皺了皺眉,心想出來也有一會兒了,也該回去了。可在他移開視線的前一刻,他看到了那丫鬟的五指有些異樣!

    在微弱的月光與燈光下映照下,蕭昀看到了那丫鬟深處的五指像是被人施以酷刑一般,又紅又腫,指節突兀甚至有些變形,看上去觸目驚心。

    她被虐待了麼?

    這是蕭昀的第一個反應。

    隨即他便下意識地回想剛剛在宮宴上,有哪家的丫鬟衣裳款式和她一樣,雖然讓他想起的可能性很小,因為他本來就不是喜歡觀察無關緊要之人。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