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婚寵:霍先生的合約妻

第233章 這世間疾苦,照樣沒能放過我(1/3)

    兩人相擁,沒有說話。

    就連霍權辭最後留在她的房間,時嫿也沒有說什麽。

    白天已經胡鬧夠了,她就安靜的窩在一側,睡了過去。

    霍權辭將她摟著,看到她這種微微弓著腿,保護自己的睡姿,心裏有些難受。

    這樣的人大多缺乏安全感,可時嫿的性子偏偏又這麽固執,其他女孩子都會貪婪的從另一半的身上汲取安全感,她的安全感卻是封閉自己,誰都不要依賴。

    他將人摟緊,在她的發絲上親了親,也跟著閉上眼睛。

    這一晚兩人都無比的安靜。

    等到時嫿醒來,霍權辭已經不在了,她收拾了一下,馬上去了南錦屏的地方。

    南錦屏雖然依舊憔悴,但看到她來,臉上有了一些血色。

    她的身體已經虛弱的不能正常行走,周歸璨給她準備了輪椅,南錦屏每天就自己滾著輪椅,在外麵曬太陽。

    周歸璨直覺沒臉見她,隻能遠遠的看著,也不靠近。

    南錦屏現在住的地方是一樓,方便她出入,也有專門的女傭照顧她。

    時嫿看到這麽瘦弱的女人,隻覺得心口堵得厲害。

    她蹲身,握著南錦屏的手,張嘴卻始終不知道說什麽。

    倒是南錦屏摸了摸她的腦袋,“小嫿兒,你放心,我會好好配合醫生的。”

    她還虧欠她許多,若是真的走了,給時嫿帶來的傷痛隻會更大。

    在她們的不遠處,周歸璨的嘴裏含著一根煙,落寞的站著,整個人仿佛已經入定。

    他靠在樹幹上,一根接著一根的抽,隻覺得這煙味把嗓子熏得很疼。

    抽完最後一根,他抬腳從這裏離開。

    剛走出去不久,他就看到了同樣憔悴的許長安。

    許長安穿著一件米色的風衣,戴著一頂帽子,站在寒風裏。

    他瘦了很多,雙手插兜,看到周歸璨出來,他笑了笑,“要去喝酒麽?”

    周歸璨的眼睛瞬間就紅了,男人沒有那麽多安慰的話,一句“一起喝酒”已經足矣。

    兩人來到溫色,安靜的坐在包廂裏。

    經理連忙拿了幾瓶好酒,小心翼翼的彎腰,“少爺,要叫人來陪麽?”

    周歸璨的身子往後一靠,搖頭。

    經理連忙離開,體貼的把門關上了。

    等到經理一走,許長安拿過一杯酒,仔細端詳。

    周歸璨繼續點燃一根煙,熟練的吐出一個煙圈,“你最近好像和霍司南走得很近?”

    “隻是找他幫個忙而已。”

    許長安喝了一口酒,喉嚨辛辣。

    周歸璨清雅的彈了彈煙灰,嘴角嘲諷,“上次不是說時嫿要離開這裏,再也不回來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