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婚寵:霍先生的合約妻

第230章 我要的不是光明,我隻想要你(1/2)

    時嫿說不出一個字,隻知道掉眼淚,身體也軟的厲害。

    也不知過了多久,霍權辭終於停下,將她掰過來,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別讓我知道你和他在聯係,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麽。”

    時嫿的臉上都是淚痕,她抬手,想要扇他的耳光,霍權辭卻將她的手抓住,眼底涼薄。

    她嘲諷的扯扯唇,突然想起自己在醫院裏聽到的話,他說他愛她,這就是他的愛麽?

    傷害她,羞辱她,這就是他所謂的愛?

    “霍權辭,如果這就是你嘴裏所謂的愛,我寧願不要。”

    霍權辭沒說話,將她的衣服穿上,抱著去了自己的臥室。

    時嫿已經沒力氣反抗他了,她被放在床上,安靜的看著男人進了浴室,往浴缸裏放熱水。

    等到熱水放好了,他又過來將她抱著,把她放進了浴缸裏。

    他不會伺候人,擠沐浴露的動作有些生硬。

    時嫿低著頭,垂著眼睛,假裝沒有看到他。

    霍權辭也不惱,將沐浴露抹在她的身上,一點點的為她清洗身體。

    “這算什麽?打一巴掌再給一顆棗?”

    霍權辭的手一頓,眼裏思緒翻湧,“如果你這麽理解,那就是吧。”

    時嫿嘲諷的扯扯嘴角,眼尾都沒有動一下。

    霍權辭在抹沐浴露的時候,注意到了她肩膀上被自己咬出的牙印,嘴唇抿得緊了些。

    現在的時嫿很狼狽,脖子上也沒有一塊好肉。

    他該愧疚,該後悔,可他欺騙不了自己的內心。

    這會兒看到她的樣子,他的心裏很充實,似乎隻有這樣,她才屬於他。

    時嫿很累,也不想與他爭執,她隻想躺床上,睡個昏天黑地,最好什麽都不用想。

    她起身想要站起來,霍權辭卻將她按住,“再洗洗。”

    時嫿拍開了他的手,嘴角的笑意帶著明顯的譏誚,“再洗幾次都是一樣,洗不幹淨的。”

    她的話像是一把刀,狠狠刺進霍權辭的心髒。

    如今兩人毫不留情的戳著對方最脆弱的領域,像是兩個勢均力敵的仇人,可他們卻偏偏是夫妻。

    霍權辭緊緊的盯著她,發現她的眼神如此固執,他笑了一下,將人撈了起來。

    他並沒有拿過一旁的幹毛巾為她擦幹淨水,而是把人抱到了床上。

    他的衣服也打濕了,斑駁的水漬暈染開,就連身體裏都感受到了涼意。

    但是他沒有顧慮這些,而是將她壓在床上,繼續剛剛的行為。

    時嫿終於忍不住,咬牙給了他一耳光。

    霍權辭偏了偏腦袋,將她的雙手桎梏住,放置頭頂。

    “我碰了你,所以你覺得很髒,那其他男人碰了你呢?”

    他空出來的手從她的臉頰,一路劃到了腰際,“這些地方,哪裏沒被他碰過?時嫿,我在努力克製自己,你懂麽?”

    一股深深的難堪從心裏蔓延出來,流竄至身體的每一處。

    她甚至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是霍權辭說出來的。

    “霍權辭,那我呢?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說的到底是不是我本人,我隻是大學的時候做了一場手術,就成了你嘴裏那所謂的給別人生過孩子的女人,我不委屈麽?明明我的第一次給了你,還是在那樣的情況下給了你,你強迫也就罷了,吃完了卻開始挑剔我幹不幹淨,憑什麽?”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