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陰命

第三百五十一章 錯覺(1/2)

    我和張晨名幾個人跟著張顧山回到和尚廟之後,便是著手於之前的那一單命案

    說起這一單的命案,的確是有幾個疑點的,而且在這裏麵,與那些鬼祟相關的那些疑點,我都一一的排列了出來。

    “你看一下這一張套照片上的那個人,這頭顱明顯就與身體分開。”

    我咽了咽口水,拿幾張照片,來自市警察局那邊提供的一張照片,至於我是怎麽拿出來的,那可就是好一番辛苦了。

    張晨名還有張顧山湊了湊頭,便是仔仔細細的打量著我手上的那一張照片,那神情可就是一個難看。

    外麵吹來一陣風風吹過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讓我心頭一冷,我總感覺這周圍似乎有什麽東西在這裏一樣,畢竟在之前我已經是有許多這種感覺。

    人的第六感總是有幾分的正確的,而且此時此刻這麽一種感覺卻是油然而生,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難道我們身邊還跟著那些鬼祟之氣?

    “對了,昨天的那隻十年大公雞現在如何了!”

    昨天我們回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問了張顧山這十年大公雞的事情,他說這十年的大公雞因為被放在棺材裏麵很久,所以渾身都是煞氣,所以要把這隻大公雞拿到佛祖神像的麵前泡上一個晚上。

    至於那些十年的大公雞現在怎麽樣了,我還是挺好奇的。

    “那次十年的大公雞在佛祖的麵前潛心修煉著,沒有什麽事情,今天下午就可以用那些大公雞的血液來破除我們身上的那一陣鬼祟之氣。”

    張顧山這樣一番話說的的確是挺逗的,但是這會兒如果在這十年大公雞出現什麽差錯的話,我們這個鬼子性格就是難以破除了。

    我想到這裏的時候便是咽了咽口水,但是在這期間我還能做些什麽,隻能是相信張顧山了,這十年的大公雞在這麽一個關鍵的點上,不要出現什麽差錯就好了。

    我們幾個人一起研究了那幾單命案的關鍵點的時候,卻是覺得渾身有一陣熱氣彌漫。

    這會兒又是怎麽一回事,我總感覺這溫度好像是持續升身高一般,但是當我一走出這個屋子的時候,精神氣爽一陣,涼風朝我的背脊骨吹了過來。

    我不知道這一來一回的到底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或者是說這段時間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這屋子屋外的溫度截然是不同的,屋子裏麵就好像是一個烤爐一般的熱乎乎。

    一旁的張晨名還有陳柏橋走上前去,他們脫掉了上身的衣服,赤裸裸的。

    我看著他們這樣一番的樣子,確實是有幾分的狼狽,但是我確實不由自主的盯望在外麵的那一棵大樹大樹沒什麽稀奇的,但是大樹上麵這三片凋零的葉子瞬間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三片葉子讓我想起來了在洞穴外麵所遇到的那三個大樹,畢竟這三個大叔到底是怎樣的一番原因,我卻是無從說起之前張顧山不是說過這尋龍點穴嗎?而且是尋龍點穴讓他點穴,點到了這幾個大樹的上麵。

    這三片葉子難不成與這尋龍點穴又有一層關係?

    “我瞧你這樣一番呆呆的樣子,你是怎麽了?是發呆想些什麽事情嗎?或者是說你在擔心這十年的大公雞會出現什麽叉子?”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