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陰命

第三百四十七章 破滅邪氣(1/2)

    這老陰陽師自從進入到了這個洞穴之中,就一副神經兮兮的樣子,就好像是將死之人那一番的姿態一樣。

    自從進入了這個洞穴之後,所看到的那一番的事情的確是挺詭異的,因為眼前得到一個棺材上麵所刻的那些文字,如今我根本就是看不懂。

    那些文字到底是什麽樣的意思,而且這周圍的這個棺材明顯不是用紅木做的,不是用紅木做的棺材,根本就是壓抑不了那些強大的怨念。

    難道在這期間的那個人根本就沒有一些運氣嘛,如果真的是有運氣的話,單單是靠這麽一個普普通通的木頭棺材蓋是用不了的。

    或者是說在這期間的那一股棺材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情況,我實在是無從說起,又是真的是要把這麽一個棺材給打開的話,那麽所有的一切就會敷麵敷在水麵之上。

    正當我疑惑著要不要打開這棺材的時候,一旁的張顧山一咬牙,便是拿起了手中那個燭台放在了棺材之上。

    讓我覺得奇怪的是張顧山的那一番的舉動來來回回的撲打著,那個燭台上麵的那些火焰,就好像是要把那些火焰給撲滅。

    但是這火焰吹著風來來回回的崖柏,這卻是不熄滅,這到底是怎麽樣的一種情況,難道這火焰根本就是不怕著風的嗎?

    我想到這裏的收費是深深呼了一口氣,對於這一個火焰還有其他的事情就是一臉懵逼的樣子,在這期間想要了解這個燭台到底是怎樣的一番的緣由,我卻是不了了之,或者是說看不透。

    原先這個燭台上麵所刻的那些文字與那個筐普通的棺材上麵那些文字有幾分相似,讓我有一種情不自禁的向前探索。

    “你說這個燭台有什麽作用?而且之前我聽說這鬼吹燈……”

    話音剛落,隻見一幫張晨名向前走了過去,他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望著眼前的陳柏橋,還有東方玉。

    這些東方玉還有陳柏橋應該如何衡量這件事情我確實不知道的,畢竟在這期間做所謂的鬼吹燈,我根本就是沒有聽過,而且在這個對於我來說是鬼吹燈這件事情到頭來是怎樣的一番,結果我卻是一臉的懵逼。

    今天怎麽變成向前走了幾步,寫得手足無措,我也是看到了眼前這一副棺材,微微的鄭重幾分,難道是我的一番的幻覺?

    算了算了,還是不要再這麽繼續糾結了,我轉過頭去正想看一下老陰陽師的時候才發現老陰陽深邃的眼睛就是難過的意思。

    我擦,丫的到底是怎樣一種情況,這是一個老陰陽師,如今怎麽會變成如此神經兮兮的樣子,難道是讓那些鬼祟之氣上升?

    我想到這裏的時候,便是一下子來到了張顧山身邊吃,張顧山的一切。

    “這張顧山如今這樣一番的認真的樣子,顯然已經放棄了尋找這十年的大公雞,但是為了尋找這十年的大公雞,我可就是好一番折騰。”

    在這期間想要破除我們身上的那一股鬼祟之氣的話,一定是要尋找這十年的大公雞的,但是如果真的是要深入的尋找這十年的大公雞的話,這又從何尋找?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