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陰命

第三百四十四章 鬼吹燈(1/2)

    “剛才……我看到了一個鬼影……”

    我說話的聲音有幾分的顫抖,至於剛才所看到的那個是什麽東西,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完完全全的說出來。

    畢竟這不過就是一瞬間而已,而且此時此刻如果真是一個鬼影的話,那麽在這期間的那些鬼祟之氣一定會衝破我們的三魂六魄。

    緊接著張顧山便是眉頭緊皺,拿出自己背包裏麵的一個乾坤鏡。

    這乾坤鏡是一個燭台,我來來回回的打量著這個精美的燭台,實在是不知道這個燭台的作用。

    或者是說在這個燭台之上的那一番的作用顯然沒有,我們就想那份簡單,難道這會兒在這裏就是要點蠟燭了?

    “這是要點蠟燭了吧?”

    老陰陽師這回好像是恢複了精神一般,向前走了過去。

    而對於這期間的那一番的蠟燭點燃的話,這電影就是一番的得救,老陰陽師縱然是在這期間已經是學會了很多的陰陽法術知道,但是對於這所謂的蠟燭隻是說還是有一番的了解。

    以前在山村裏麵的那些老人家,為了自己的那些死去的人都會裝上好多的蠟燭,在這期間這所謂的蠟燭也就是三個蠟燭。

    三根蠟燭指的也就是人的前世今生,以至於現在的那一方的事情。

    如果這三個那就變成一個人的話,那麽這個人便是去不了投胎,以至於記得現在的那一方的怨恨來留到這個世界上。

    而且在這期間所謂的奈何橋上,莫回頭也就是這一句話。

    又是一個鬼魂,因為一些怨念久久的留到這個世界之上的話,到頭來他便是會錯過自己投胎的時間。

    不過有的時候這樣的一番的鬼魂還是存在著,這不過就是隻做一個時間的那一番的情感而已,對於這期間的所發生的那些事情,到頭來是怎樣的一番的結果,連他們自己也有一點點懵逼,或者是說他想不到。

    諸如此類的情況已經擺放在這裏,如果再這麽繼續糾結的話,到頭來這樣的一番結果是怎麽一回事,聯通張晨名也是一臉的懵逼或者是不了解。

    張晨名就咳嗽了幾聲,便是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對於這期間的那股力量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他卻是一點也不了解或者是說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情況。

    要是再這麽繼續進行下去的話,到頭來這樣的一番的結果是怎麽一番的情況,他卻是不了了之,或者是說在這麽繼續下去的話,那麽自己所做的那一番的所作所為,不過就是一番的圖了。

    想到諸如此類的情形,張晨名便是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而且剛才張晨名的那一番的額頭之上,我看到了一團又一團黑氣。

    難道這回張晨名的一按它就發黑了?

    算了,反正這些事情我先不說了,畢竟在這期間如果再這麽繼續胡鬧的話,這所謂的人嚇人嚇死人。

    而且我們幾個人已經把這個蠟燭給點燃了,這在燭光之下周圍的那些洞穴便是被照的一幹二淨。

    整個洞穴都明明緩緩了許多,比剛才的那一番的漆黑的感覺要弱了幾分,雖然剛才等待發的漆黑感覺讓我們心痛裏麵蕩漾起來一番又一番的害怕,但是此時此刻這麽一種融合的光芒在我們的心頭之中,卻是開了一道窗一般。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