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靈行傳

第4065章 血染之於鐵幕(七)(1/5)

    第4065章血染之於鐵幕(七)

    幾分鍾之後,洛裏安診所的客廳裏。

    "你的咖啡。請慢用。"洛裏安特地去給加特琳泡了一杯黑咖啡,"我這邊沒有專用的咖啡壺,隻能用類似的東西來代用,請見諒。"

    "沒關係。"女士聞了一下咖啡,"嗯,味道也沒有問題,是很醇香純粹的咖啡。感謝你。"

    "你喜歡就太好了。"洛裏安苦笑了一下,走開。

    一旁的小羊吐著舌頭,似乎在表示不可思議,人類居然可以把那麽黑和苦澀的液體喝進肚子裏。

    伊萊恩稍微觀察了一下賽博傭兵團的重炮手加特琳。她真是一名極其強壯的女性,就像傳說中的亞馬遜女戰士那樣。

    小麥色的皮膚證明她沒有少在陽光下進行高強度的鍛煉。纖巧但又高強度的銀白色金屬骨架從她的皮膚下延伸出來,遍布全身,很明顯她是全身都移植了強化義肢骨骼的賽博士兵。

    為了扛起各種沉重大威力的重武器,對全身骨骼進行義肢改造似乎是必要的。但這樣越是深度改造,她也越是遠離"人"的範疇,身體逐漸向機械靠攏了。

    人為了獲得力量,不惜把自己的身體也殘害到這種地步嗎。

    不,現在下定論還太早了。畢竟伊萊恩並不知道加特琳的內情。也許這種改造並非她自願。也許她在曾經的戰爭中受過重創,全身粉碎性骨折過,必須進行這種全身骨骼改造才能行動呢?

    "那麽我們進入正題吧。"加特琳小姐轉過來對伊萊恩說,"首先,因為情況緊急,波紮克決定今天晚上就攻打貝爾根城,把城市奪回來。他讓我通知你一下,希望能再次借用你的力量。"

    "這、這麽急?不是還有幾天的時間才會封城嗎?"

    "似乎是消息泄露了,原本情報商人夜鶯打算公開洛克菲勒議員的惡性,用輿論的力量阻止洛克菲勒議員屠城。結果洛克菲勒議員知道了這個情報,打算在消息公布之前就下令大規模釋放病毒封城。我們來不及等到明天的新聞發布會了,今天晚上就得把貝爾根拿下來。等他們大規模散播天花病毒的時候就太遲了。"

    "噢,該死!"一旁的洛裏安低聲罵道,仿佛他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我,我可以幫你。如、如果隻是把城市鎮壓下來,防止他們釋放病毒的話。"

    "感謝你。城內的守軍裏也有我們的內應,裏應外合的話總能做到些什麽。"加特琳小姐喝了一口咖啡,"問題是負責釋放病毒的是洛克菲勒議員直屬的特種部隊,特種部隊裏沒有我們的內應,他們都對議員死心塌地,內應根本打不進去。而且我們不知道這支特種部隊部署在哪裏。"

    "你、你的意思是,我們必須趕在特種部隊進城釋放病毒之前攔截他們,擊殺他們,搶到病毒樣本?"

    "正是。"

    "如、如果他們已經在城裏部署著呢?"

    "如果是,他們早就釋放病毒了。但實際上那麽大量的病毒樣本沒法不為人知地藏在城內,他們必然得從城外帶進去。我們估計那群特種部隊成員會喬裝打扮成高級行政人員,用手提箱把病毒樣本帶入城,可能有六到八個手提箱,我們不清楚。"

    "是夜鶯女士給你們的情報?"洛裏安追問。

    "是的。但是我們不知道手提箱的具體數量,也不知道特種部隊成員實際長什麽樣子。這一點對我們很不利。他們甚至有可能使用光學迷彩、認知障礙魔術等手段來妨礙我們判斷他們的長相。"

    "所、所以才需要把城市攻打下來,在敵人完成封城放瘟疫之前,這邊先封城嗎……"

    "正是如此。"加特琳連連點頭,"但是反過來說,如果我們先占領了城市並截獲那群特種部隊混蛋們的病毒樣本,不僅能阻止瘟疫爆發,還能掌握到無可否認的證據,用以指控洛克菲勒議員。那麽他就死定了。"

    這個計劃聽起來不錯,盡管伊萊恩很懷疑它真正實行起來是否會順利。不管你手上的證據多麽充足,那群政.府高官總會找到抵賴的借口,他們甚至可以反過來誣陷傭兵團捏造證據。畢竟一邊是占據道德高地的政府高.官,另一邊隻是到處搗亂的"恐.怖.分子",市民會更偏向於相信誰?

    不過,哪怕沒有辦法指控洛克菲勒議員,能阻止他們在城市裏散播瘟疫也是極好的。這至少能拯救下幾十萬條人命了。

    "我、我明白了,這次行動算上我一份。我、我會負責對付襲擊城市的無人機,也可以讓一部分士兵無力化。"

    如果使用雷神之錘的電擊,不僅能擊毀那些魔像和無人機,也能輕鬆麻.痹絕大部分沒有厚重裝甲保護的人類士兵。人體是沒有辦法抵抗電擊的,電擊本來就是動物神經係統的固有弱點。

    "還有一件事。"加特琳突然陰沉著臉,"伊萊恩先生,我看到過你擊殺邁克亞薩將軍的戰鬥錄像,我知道你有什麽能耐。但是如果你遇到洛克菲勒議員,如果你們必須戰鬥的話……你可不可以不要出手殺他,把他的小命留給我處理?"

    "嗯,什、什麽意思?是私人恩怨嗎?"

    "是的。我必須親手殺了那混蛋。而且我必須想辦法讓他身敗名裂,讓他背後的洛克菲勒家族分崩離析,然後再動手一點一點弄死那混蛋。"加特琳女士的眼中放射出凶光,"不這樣做得話,難解我心頭大恨。"

    那到底是多大的仇。

    "我、我可以試著辦到,但我不敢保證什麽。"伊萊恩答道,"如、如果洛克菲勒和邁克亞薩一樣,把自己的身體也出賣給了深淵,他很有可能可以變成怪物。如、如果那種怪物襲擊過來,我不得不和他戰鬥,說不定就要出手殺了他。"

    "我明白的。如果是必須自保的話,你殺了他也無妨。如果他也能變成邁克亞薩那樣的不死怪物,我估計也沒有辦法親手殺死他。那時候他就交給你處理了。"加特琳又說,"但如果真的變成那樣子,請盡量讓我趕到現場,看著他慘死。請盡量讓他在你的手下痛苦絕望地死去,不要讓他死得太痛快。"

    "嗯……"伊萊恩用發自喉嚨深處的悶哼回應道。他並不喜歡折磨別人,除非對方真的是十惡不赦的壞蛋。所以他希望聽過事情的原由,再判斷是否應該折磨一個人。

    "但、但我以為洛克菲勒議員是金槍摩根的仇人?嗯,考慮到,議員曾經在城市裏釋放疫病,屠殺貧民窟的人?"

    伊萊恩還記得摩根講述自己家人被瘟疫害死時,眼中流露出來的那份怨恨。

    "不。害死摩根家人的那個混蛋官員是另一個人。而且摩根已經完成了他的複仇。這次該輪到我了。我們團隊裏已經有了這份共識。"

    所以你們這群傭兵複仇還講優先級的,還必須禮讓,好吧。

    "可、可以聽聽你的故事嗎?"伊萊恩順勢問道。

    他覺得自己有資格聽這個故事,畢竟在戰鬥中要冒額外風險留存敵人性命的是他。他可不想因為無聊的理由而冒這額外的風險,除非對方真的有一個好理由。

    加特琳看著伊萊恩的雙眼,她從他的眼神中也理解到了伊萊恩的想法。她知道白獅人少年並不是因為純粹的愛打聽才問的。

    "好吧,我可以告訴你們。反正這本來就並非不可告人的秘密,賽博傭兵團裏的人基本都知道。"女人深深歎了一口氣,把咖啡喝完,"隻是這故事可能有點長。"

    "我去再泡一點咖啡。"洛裏安苦笑,拿走加特琳的杯子:"要吃點什麽嗎?光喝咖啡的話對胃的損傷很大吧。"

    "不用了謝謝,我有帶蛋白質棒。吃其他東西會影響蛋白質的吸收,影響肌肉生長,我還是敬謝不敏了。"

    小羊又在加特琳看不到的地方吐著舌頭做著鬼臉,一副"那種東西能吃?"的表情。笑死。

    這裏倒是解開了一個謎題,加特琳小姐那身肌肉果然是刻意練出來的。大概是為了使用重武器的方便……真是敬業的傭兵。

    不對,是[敬業的複仇者]才對嗎。如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得到力量,然後用那份力量來複仇,一切就說得通了。

    "那麽,"加特琳找了個舒適的姿勢坐好,開始講述她的故事:"這個故事大概應該從我小時候開始講起。我是農場主的女兒,我父親曾在貝爾根的城郊經營著一個小型農場。農場的生活並不容易,它甚至可以說是艱辛的。維持著經營,略有小賺,就已經是我們能做到的一切了。我們的日子過得辛苦而充實,我原本以為那就是我們一生的工作。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