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靈行傳

第4058章 察探之於幻域(九十五)(1/5)

    第4058章察探之於幻域(九十五)

    貝迪維爾都差點忘記了自己擁有死靈術這種能力。但他確實能使用死靈術,因為他的咒術之火以前吸收過別的咒術師的死靈咒術。

    平行世界的貝迪維爾——也就是月影魔狼,自然也能使用死靈術。

    而且它擁有深不見底的魔力,根本就不需要節約,自然火力全開,有什麽就用什麽。

    鼴鼠們爬起來,和魔狼一起瘋狂襲向貝迪維爾。魔狼的近戰攻擊,加上鼴鼠的圍攻,再加上秘銀螺旋尖樁的猛襲,讓貝迪維爾極其狼狽。

    所幸的是,這些已經成了屍體的鼴鼠無法再使用空間魔術。它們並不會潛入地下發動偷襲。

    但它們能圍追堵截,從四方八麵攻向貝迪維爾,甚至還不時使出飛撲。月影魔狼則是從正麵對貝迪維爾窮追不舍,和死靈鼴鼠們配合得天衣無縫。

    不對,死靈鼴鼠就是由魔狼操縱的,它們隻是月影魔狼的傀儡。準確來說不是鼴鼠們和魔狼相互配合,而是月影魔狼在操縱這一切,如同在下棋一樣,不斷地對貝迪維爾發動圍堵。

    囂張,太囂張了!

    明明隻是一頭魔獸,月影魔狼居然同時操縱著即死咒術、死靈術和秘銀術。

    就連保持著人性的貝迪維爾,也隻能同時操縱兩種咒術而已啊?!

    這個來自平行世界的邪惡的貝迪維爾,都已經失去人性隻剩獸性了,能同時操縱的咒術居然比人形的貝迪維爾還多?!

    不。仔細一想,那頭蠢狼也許沒有看上去那麽厲害……?月影魔狼其實隻是靠著自身的野獸直覺在戰鬥而已。

    纏繞它身體的即死咒術黑炎從來沒有離開過它,都是以[護身火焰]或者[附魔]的形式來使用的。

    秘銀術也是同樣道理,它發射出來的秘銀螺旋尖樁,完全是在隨機亂射,沒有半點準頭。雖然說在室內對戰時這種隨機亂射也很有威脅,但它終究是隨機亂射而已。

    月影魔狼拉普拉斯操縱的巨鼴鼠屍體也都蠢到了極致,隻知道圍追堵截,胡亂衝撞與飛撲,沒什麽特別精妙的攻擊手段。估計它們就沒收到什麽明確的行動指令,隻是如同它們的操縱者一樣,依靠野獸的直覺在戰鬥。

    如此一來,確實可以解釋了,為什麽拉普拉斯同時使用三種咒術都沒有超過自身的算力負荷,甚至還能追著貝迪維爾不停施展近戰攻擊。

    ——那怪物從頭到尾都是依靠野獸直覺在行動,根本沒有仔細去思考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貝迪維爾說不定還有勝機。

    他需要與月影魔狼完全相反的行動方式。對手越是依靠野性直覺來戰鬥,貝迪維爾就越是應該保持理性,用人特有的狡猾去擊敗狂暴的野獸。

    這種事情從古到今不都一直在上演嗎。以人性戰勝獸性,以文明打敗野蠻。

    既然這種事情從古到今都在上演,貝迪維爾就更沒有輸掉這一戰的理由了。他怎麽可以給古今一直靠文明戰勝野蠻的前輩們丟臉呢?

    他利用狼步高跳而起,一口氣飛升到天花板上,躲過了鼴鼠的另一波圍攻。同時他也稍微抽出空擋來做別的事情,所以他大喊了一句:"身份驗證:貝貝迪洛夫.貝奧武夫。過來吧,鐵騎!"

    沒錯,那是語音命令。他的吼聲足夠響亮,讓停駐在遠方的鐵騎也能接收到這個命令。基地裏的通道比較狹窄,不方便貝迪維爾駕駛鐵騎,所以他就把那東西停在大廳那邊了。但鐵騎本身是可以飛越這些通道,到達貝迪維爾所在的這個房間裏來的。

    在鐵騎到達之前還有一點時間,他決定繼續撐持下去。他手裏的左輪[曙光守護者]已經發熱到沒法使用的狀態,他嘖的一聲把武器收起來,改而迅速裝備上名為[狼爪]的戰術臂甲。從他呼喚鐵騎到切換裝備都在一瞬間內完成,動作可謂一氣嗬成,這都是托了時間魔術的福。

    剛裝備上狼爪,那頭混蛋魔狼就已經衝到了貝迪維爾的麵前,再次出爪猛襲。它就是貝迪維爾,它的速度自然是和貝迪維爾同一個等級的,貝迪維爾能在激戰中抽到空隙切換裝備,就已經很好了。

    但是貝迪維爾也不甘示弱,直接用[狼爪]的掌中炮射擊對手。安裝在臂甲掌心位置的炮筒,其實是一種高斯電磁武器,能夠發射大量磁電加速的金屬碎片——也就是[高斯散.彈]。

    這些碎片極度細碎,貌似比沙粒還小。而且經過多次改良,[狼爪掌心炮]發射出去高斯散.彈,其擴散角度可以自動調整。

    對付遠處的敵人時,它可以自動集束成粒子束般的攻擊,最大化威力;

    而對付至近的敵人,散.彈將極致擴散,化成很大的圓錐形打擊麵,擊退能力優秀。

    麵對這種大威力磁電加速散.彈的衝擊,就連月影魔狼那龐大的身體也沒法完全抵抗住,它被擊退了半英尺左右,同時出現了硬直。

    更有甚者,死靈鼴鼠沒有攻來。它們沒有辦法襲擊到貝迪維爾所在的地方來,因為貝迪維爾現在用[狼步]把自己倒掛在天花板上,完全是上下顛倒的狀態。

    死靈鼴鼠畢竟隻是屍體,它們不懂得用它們生前的得意法術。它們沒有辦法再使用亞空間法術來潛入地中,再從地板、天花或牆壁裏冒出來偷襲人。

    不會潛地的潛地鼴鼠就和普通小怪沒有什麽差別,隻是地麵上一團團蠕動著的血肉罷了。貝迪維爾隻要保持在牆壁或天花板上行走,這些死靈鼴鼠根本威脅不到他。

    那麽接下來就隻剩下那個秘銀螺旋尖樁。它們畢竟是附有即死咒術的,被它們打中一下都會很危險。但這些尖椎也是在亂射一通,沒有準頭可言,對於持續發動著[加速]的貝迪維爾而言,它們就和靜止不動沒有太大的差別,是可以輕鬆躲開的。

    就這樣沿著天花板和牆壁跑,一邊躲避秘銀流體尖椎,一邊用高斯散.彈壓製那頭月影魔狼好了。這就是貝迪維爾擬訂的基本戰術。

    月影魔狼拉普拉斯似乎也意識到這一點,它也開始貼牆飛奔,對貝迪維爾狂追猛打。它用四條腿移動,果然還是比隻用兩條腿跑步的貝迪維爾更適合附壁而行。所以在天花板和牆壁上奔跑的時候,它的速度其實占盡了優勢,攻擊也越發凶猛,逐漸把狼人青年逼到沒有退路的境地!

    在它連續的數次猛攻之下,那些黑火焰已經離貝迪維爾越來越近,差幾英寸就能碰到貝迪維爾了。但貝迪維爾依然沒有放棄讓他處於劣勢的附壁而行的戰術,因為——

    磅!怪物一爪子攻來的同時,被什麽東西從側麵撞飛。

    沒錯,貝迪維爾的增援到場了。

    所謂的增援,不是人,而是他的月神鋼鐵騎。

    "就讓你領教下[文明]的精髓之一吧。"貝迪維爾順勢跳上鐵騎,"這就是騎乘術!"

    人之所以為人,以萬物之靈的身份統禦世界,除了是因為他們懂得使用[工具]之外,也是因為他們懂得使用[載具]。

    從最古老的[騎馬]到之後的[騎車],隻要涉及到騎乘的操作,無一不是"文明"的體現。除了人之外,幾乎沒有野獸懂得騎在別的生物身上來行動,遑論騎乘機械。

    化成魔獸模樣的月影魔狼,自然也喪失了騎乘載具的優勢。

    所以它會打輸。[月影魔狼拉普拉斯]放棄做人的瞬間,它的敗局就定下來了!

    "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之處。我更文明。"貝迪維爾冷笑道,操縱月神鋼鐵騎,架起它機載的月神鋼盾,用它機載的光炮對準了敵手。

    "死吧!"

    隨著貝迪維爾的一聲令下,光炮瞄準魔狼一通掃射。貝迪維爾自己則單手操縱鐵騎,騰出裝備[狼爪]的手臂來發射高斯散.彈,讓火力翻了一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
別猶豫,趕緊下載微風小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