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霸寵:王妃太囂張

第十一章 夜探,如隔三秋(1/2)

    夜闌人靜,月涼如水。夜色被蜿蜒開去,新月慘淡,卻是天際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一抹白色的身影劃破了這夜色的漆黑,駐足亭台樓閣間,宛如天降神邸,俊美得不可方物。

    “怎麽?好一派偷偷摸摸的梁上君子作風。”

    那人看著坐在屋頂上毫無風韻氣質,仿佛冷酷的兵痞子的暮顏,暗恨自己大意。卻也冷聲回擊道:

    “總好過一個平日裏扭捏作態的大家閨秀吧!”

    暮顏一時無語,這對話好熟悉。

    “怎麽?大手大腳慣了,如今要靠行竊填補家用?還是你後悔放可我了?”

    暮顏說話向來刻薄,但那人卻也不介意,鳳眼輕挑,笑容邪肆霸道。

    “自然是,都有。但我從來隻偷心,不偷人。”

    暮顏眼神微冷,麵色緋紅,自然是被氣紅的。這人怎會如此無恥。

    那人卻像是刻意忽視暮顏如刀的眼神,仿佛他說的隻是今天天氣如何一般平淡,依舊冷冷淡淡的站著。

    忽然看著暮顏緋紅的臉頰,嘴角上翹,一時興起,便恍然大悟道:

    “莫不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未說完,卻見暮顏向他逼近,化拳為爪,直逼他喉嚨。

    他如青鬆,屹立不動。

    但下一刻,暮顏卻被他不著痕跡的狠狠抓住雙手,順勢一帶,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暮顏欲甩開手,手卻被狠狠的固定於頭頂。抬腿踢他膝蓋,卻被重重的壓了下去,膝蓋疼得她更加冷厲。

    一個重心不穩,便跌入了一個更深的懷抱。

    “不要動,聽話!”

    冰冷的聲音竟帶了點溫柔和寵溺的味道,但暮顏卻未聽出,她下意識的僵硬不動。

    溫軟炙熱的氣息在耳邊徘徊,這讓暮顏有些窘迫,小巧精致的雙耳逐漸染上了瑪瑙色。

    “記住,我叫月!”

    暮顏此刻來不及思考,他靠得太近,近得讓暮顏感到呼吸急促。一張俊若天神的臉讓暮顏恍惚,這是夢境還是現實。

    月饒有趣味的看著懷中緊張得不敢亂動的女子,感覺她就像一隻炸毛的小貓被主人安撫後傻傻的模樣,雖然,這貌似是被嚇的。

    鬼使神差的,他居然想起了那天的吻,然後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笑話,他是誰?若是想做什麽,定然是一定會去做的。

    暮顏在他進入自己唇齒之間的時候驚醒,心中已是十分憤怒,趁他不注意,便一口咬破了他的唇,頓時間,血腥味蔓延,纏繞在兩人口中。

    暮顏卻不想那人扔不放手,更加過分的攻城略地,往她口中探索。

    暮顏漸漸回應,而手卻已伸到對方腦後,正欲劈下去,那人卻憑空退了幾步,一副風華絕代的模樣,像被強吻的是他一般。暮顏自是被氣得一顆心上不去下不來。

    “謀殺親夫這種事吃力不討好,免得你以後守活寡。”

    “你滾!”

    暮顏說得咬牙切齒,打不過還罵不過。

    男子掩下嘴角的笑意,刻意回複以前的冰冷。

    “暗七,以後就跟你了。”

    “好!”暮顏又一次咬牙切齒,不過不要白不要,她現在正需要人。

    “暗七”

    隨著男子嚴肅而冰冷的語調,暮顏竟看見被她們綁起來的暗七一身黑衣出現在她麵前。這是何時逃脫的?

    “是!”

    男子說完後看向暮顏,眼神依舊冷漠,卻乏著笑意。

    “如隔三秋!”

    便消失在月色下。

    誰都沒有發現月光下那棱角分明的臉滿含笑意,一向冷漠的眸子勾勒出了溫柔的漣漪。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