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霸寵:王妃太囂張

第十章 探子,原來是你(1/3)

    這身份簡單或者不簡單都沒多大關係,既然是原主哥哥留下的,定然不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威脅。從原主的記憶活著丫鬟平時說的話來看,原主父兄對原主也是極好的。

    看著眼前巧笑嫣然的魏氏,暮顏更是堅定了這個想法。

    “姨娘說得對。可是暮顏最近想學點拳腳功夫,這緇衣看著也順眼,當個陪練的靶子也不錯,況且這人我看著也順眼。不然,院中的丫鬟也是嘰嘰喳喳的煩人,我想姨娘送來的人也是伶俐可愛,怕是陪練惹我心煩!”

    暮顏未說完,便見魏氏與緇衣都十分詫異。但緇衣隻是眼中微瀾,片刻邊收,瞬間就像一個無喜無悲的木偶。

    “顏兒,還要習武?那,那你就把緇衣帶走吧。女兒家還是名聲要緊,千萬不要太出格。”

    魏氏此刻是有怒不能發,這秦暮顏前幾年也嚷嚷著習武,在她的“關懷”下不小心打殘了個丫鬟,第二天就死了。雖然將軍力壓言論,但還是傳出了將軍嫡女殘暴不仁,苛責下人的傳言。

    當然當初有自己的功勞,可如今不知她有抽什麽風,若是把自己安插的丫鬟再一次打殘,再給她個冠冕堂皇的借口,難道她還要像上一次一樣鬧得滿城風雨?可那人絕不會允許自己這般。

    暮顏看著麵前臉色青白交錯的魏氏,心中好笑,讓你體會體會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受。

    隨即淡淡開口:“如此,暮顏就不打擾了,暮顏看姨娘臉色不好,看來是這些奴婢們侍候不周。”

    說著轉向立在一旁臉色變幻莫測的雪鳶,冷如十尺寒冰。

    雪鳶被看得冒出了細細的冷汗,正想說話,卻見暮顏直接轉了過去。

    “青絲,緇衣,咱們走。”

    雪鳶大鬆了口氣,這大小姐越來越像少將軍了。連忙走進給氣的臉色鐵青的魏氏倒了杯清茶。

    到了院中,暮顏臥躺在躺椅上,眼神慵懶,若有所思。

    “青絲,去大廚房看看有沒有些解暑的瓜果,這天氣也是太熱。”

    看著一臉喜悅的青絲,緇衣卻是茫然,她不知道大小姐故意支開青絲是為什麽?可是最近她的疑惑也是太多,莫名其妙的被叫了回來,又被從夫人那救了回來,大小姐不該是很討厭她?

    暮顏睥晲毫無情緒的緇衣,單刀直入。

    “你是哥哥的人?”

    緊抓住緇衣眼中的一絲慌亂,暮顏再次緊逼。

    “你是一名將士?影衛?”

    緇衣單膝跪下,嘶啞的聲線出賣了她此刻的情緒。

    “緇衣隻想保小姐平安,少將軍,他,他也很關心……”

    緇衣忐忑,她怎會不知道大小姐脾氣陰晴不定,毫不親近將軍,縱使將軍再寵她,她也會把這些好意扔在腳底踐踏。

    看著緇衣欲言又止,暮顏怎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麽,便放緩了語氣:

    “我自是知道哥哥對我如何,不過便是想提醒你,木直易折。你是將士,威武不能屈,但這是後宅,陰髒太多,你隻是個丫鬟,這你懂嗎?”

    緇衣明眸含光,卻見暮顏走進扶她,正欲放開手,卻見被暮顏死死的抓住。下一刻便傳來微小的聲音。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