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霸寵:王妃太囂張

第九章 緇衣,另有玄機(1/2)

    晨曦微露,萬籟俱靜,霞光咬破天的唇,隻留一抹血色於天際。

    一個矯健的身影在微濕的空氣中揮汗如雨,動如脫兔,像迅捷的美洲豹,隨時可以爆發驚人的力量。

    暮顏秀眉緊蹙,隨手拿著身邊的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氣息不穩,手輕微的顫抖。

    這身體素質太差,她不過是做了幾百個仰臥起坐外加一些平時的訓練任務,居然已經累到這種程度。自己曾經引以為傲的耐力和爆發力居然到了不堪一擊的地步?

    杏眸輕睨,冷意乍滿。看來該要抓緊訓練自己了。

    暮顏隨意收拾了片刻,便已是霞光乍現。

    “青絲?”

    “是,小姐。”

    青絲雖是衝動,但做事卻也是細心體貼,滴水不漏。穿衣灌洗,做得井井有條。

    “小姐,這身廣袖流仙裙淡雅如仙,那青絲給小姐梳個飛仙髻如何?”

    青絲難得開口,雖說小姐有變化,她卻也不敢隨意冒犯。今日卻覺得小姐有種獨特的美,淡掃峨眉後竟覺可蠱惑蒼生,所以便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

    “隨意!”

    “是……”

    青絲的語調有些雀躍,小姐居然采納了她的意見。

    “小,小姐,可否允許緇衣回來?緇衣她……”

    “今日便可回來。”

    “謝小姐……”

    用了些點心後暮顏便在院中逛了起來,亭台樓閣,小橋流水,暮顏不得不感慨將軍府精妙的設計思想。

    恍然間,陽光中的一縷暗影讓暮顏微眯剪水秋眸。正欲走進,卻聽見青絲慌亂的聲音。

    “小姐,求您救救緇衣。夫人要把她發賣。”

    怎麽?還沒要回來呢,就想把人弄出去?真把她當個任人揉圓捏扁的草包?

    暮顏輕啟雙唇,淡淡的開口道:

    “急什麽?帶我過去。”

    暮顏疑惑,一個丫鬟而已,為什麽她的庶母那麽急不可耐?這其中有什麽秘密?

    未至前廳,先聞其聲。

    “大膽賤婢,行為不端,還想回來蒙蔽大小姐?雪鳶,此等行為該當如何?”

    “回夫人,定當發賣。”

    魏氏優雅的坐在貴妃椅上,一臉的趾高氣揚,一種當家主母的氣勢由內而發。

    “你還有何話可說?”

    暮顏本想直接進廳,卻猶豫了片刻,且在門口聽著,她到要看看這個緇衣到底是何方神聖。也不管身旁準備去回報消息的丫鬟此刻害怕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一聲不吭。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