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霸寵:王妃太囂張

第八章 立信,嫡女風采(1/2)

    “你們可願去?當然,不去我也不會責罰!”

    暮顏語氣平淡冷漠,說出的話卻有種無形的威嚴,卻不似原主對丫鬟的恐嚇。

    丫鬟們惴惴不安,不知小姐是什麽意思,十兩銀子可不是什麽小數。她們伺候大小姐隻是存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態。小姐從來都不是什麽言必行的君子,若是惹怒她,她們怕是連被發賣都是一種奢求。

    看著跪下顫抖的眾人,暮顏莞爾,她不急,畢竟原主多年積威,想改變眾人的看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片刻,隻聽一個顫顫巍巍的聲音傳來。

    “我去”

    暮顏滿意的看了看青絲,不愧是大丫鬟,這膽量也是值得讚賞的。

    “好!”

    青絲有些懼怕的抬頭,她沒想太多,她今日已冒犯了小姐,反正進退維穀,還不如相信小姐這幾日被刺激,會信守承諾。

    餘輝散盡,暮顏倚靠窗簷,看著一眾慌張的丫鬟和歸來的青絲,顯盡了慵懶貴氣!

    “我說到做到,這是鐲子不止十兩。”說著便順手把一個樣式精細古樸的鐲子摘下給了青絲。

    青絲接過東西,一陣誠惶誠恐,小姐似乎有哪不一樣了。

    “青絲,作為大丫頭,姨娘送過來的丫頭還如何安排應該不用我說了吧?你今日做得不錯,我院中的人聽著,我今後必定賞罰分明,衷心的踏實的決不虧待,但有異心,我也決不姑息!”

    “是,小姐!”

    大小姐今天為何如此大家不知,隻是希望她不像以前一般就好。

    暮顏冷冷淡淡的看著畢恭畢敬的眾人,也不多說,若要敲打,差不多便好。

    青絲偷偷看了眼暮顏,下定決心一般。對暮顏說道:

    “回小姐,院中的粗使丫頭未缺,小姐身邊的貼身丫頭卻是剛好少兩個。”說完便滿眼期待的看著暮顏,仿佛等她發問。

    暮顏眉梢一挑,暗然失笑,真是藏不住事的丫頭,好在沒有什麽彎彎道道。

    “哦~那怎麽才三個?”

    青絲迫不及待開口道:“前陣子紫蝶說緇衣偷了她的簪子,小姐一怒之下便把她趕到別院做粗使去了。不過小姐,緇衣她……”

    “好了,把她接回來便是!”還未說完,暮顏便打斷了她。緇衣性格冷淡,完全像一個不折風骨的名士,不卑不亢,原主尤為不喜,便找了個借口送走了。不過如今暮顏看來,設計她送走丫鬟便是陷害她的第一步。

    “該幹麽就幹麽去吧,我也乏了。今日便到此為止!”

    顏稟退了眾人,口中的疼痛襲來,眼中越加清明。

    這幾天過得太刺激,還未想想過往。她是被好友背叛慘遭殺害,可是上天對她不薄讓她涅槃重生。

    暮顏躺在薄被中,被中的凸起咯得她有些難受,隨手拿開,原來是那人給的玉瓷瓶。暮顏笑了笑,真是有趣的一個人,但她看不懂。

    暮顏把瓷瓶小心翼翼的放在床頭,便進入了夢鄉,這幾天她已精疲力竭。

    卻不知,她的這一舉動讓房頂上的人抿嘴一笑。

    “將軍嫡女?有趣。”

    若不是知道暗七的本事,誰又能相信這麽一個倔強堅毅的女子會是那個在北齊以乖張跋扈而出名的秦暮顏?

    他才不信這是那個傳聞中的草包大小姐,那這其中的隱情?難道也有針對自己的?

    越來越有趣了,他喜歡這種有挑戰的生活。挑眉一笑,不過片刻,暗淡的月光隻留下一抹虛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