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砸到你

第九十七章 執子之手(六)(1/4)

    八卦是人類的本質之一。

    “男默女淚:新晉美男江先生向差點腦震蕩夏小姐求婚成功”的消息在一群醫生護士裏不脛而走。夏秋意一個早上不知道接待了幾波觀光團前來打卡參觀,如果時光倒流回七點鍾護士小姐姐給她換藥時,她一定抗住頭頂那道堪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驚奇目光,並且在哥倫布小姐對她進行嘮家常式的采訪時守口如瓶。

    “夏小姐今天感覺怎麽樣,頭還疼嗎?”

    “還好。”

    “江先生呢,又去給夏小姐買早餐了嗎,嘖嘖嘖,可真是好男人啊!”

    “嗬嗬嗬,也沒有啦。”

    “夏小姐手上這枚戒指可真是好看,我記得昨天還沒有吧,是江先生昨天晚上給你戴的嗎?”

    “呃是的,比較突然,當時我也嚇了一跳。”

    “哇哦!那就是昨晚在病房裏向你求的婚,在醫院裏求婚我還是第一次見呢,好浪漫啊!”

    ……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夏秋意在裝睡中躲過了最後一波來自八卦小分隊的眼神殺,熱鬧的病房裏終於安靜下來,她小心翼翼地探出頭,看四下果然空無一人,這才敢大口大口呼吸。上午的陽光總是很好,她攤開右手五指放在溫暖的光線下,晶瑩的鑽石反射出璀璨的光芒,她晃了晃手指,嘿嘿!真好看,難怪女人都喜歡鑽石。

    江景一進門就看見某人舉著爪子直愣愣地傻笑,他把門輕輕帶上,走過去逗她說:“我看你還挺喜歡這個戒指,那個十一萬二的也沒必要買了。”

    “那可不行!你都答應我了,不許耍賴!等你買回來,我就一三五戴一萬二的,二四六戴十一萬二的,星期天就兩隻手的無名指各戴一個。”

    江景繼續揶揄她:“那你星期天走在大街上豈不是很危險,搶銀行的歹徒專搶你一個就夠了。”

    夏秋意一臉認真道:“你說的也有道理,那我單數日戴一萬二的,雙數日戴十一萬二的好了。”

    江景捏捏她的鼻頭,說“數你聰明!”

    倆人說笑了一會兒,夏秋意突然慌慌張張地拉住江景的手:“快江景!”

    “怎麽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江景著實嚇了一跳。

    “不是,你快扶我去廁所,剛才這裏人太多我沒好意思和別人說。”輸太多液的直接後果就是膀胱告急,她剛才好不容易忍住了,現在猛地想起來,媽媽咪呀!感覺隨時要憋不住了。

    江景:“……”

    夏秋意以兩腿之間夾了個手榴彈的奇特姿勢一步一步挪到了走廊的公用洗手間,好不容易釋放了自己,這才整理好衣服慢悠悠地出去,臨走前趁著洗手的空檔還不忘對著鏡子自我欣賞了一番。嘖!美人就是美人,穿病號服也好看。

    當然,如果一旁等著她的江景臉色不是那麽豐富多彩的話她的心情會更上一層樓。

    江景半攙著“病美人”快回到病房的時候,隻見門口趴著一個同樣穿病號服的男人,屁股撅得老高,正伸著脖子透過門上的玻璃窗口往裏瞅。江景隻當是別的房間的病人走錯了,出聲提醒道:“您好,這裏隻住了一位女性病人,您怕不是走錯了。”

    男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一哆嗦,循聲扭過頭來:“你好,我是來找……”他被紗布纏了一圈的臉頓時多雲轉晴,三步並作兩步躥到夏秋意跟前,說:“小夏啊,我可算見到你了,前天晚上的事純屬誤會,我一時喝多才做出那種糊塗事。唉說起來也怪小劉,她給我指錯了房間,這我才誤打誤撞去了你的房間啊。小夏你應該了解我的為人最是循規蹈矩的,何況咱們還要共事,這事鬧大了傳出去也不好聽,你還是女同誌,被這種風言風語纏上身就不好了。”

    夏秋意看著他那張惡心的臉,聽著他那張爛嘴裏吐出來的惡心話,簡直是惡心他媽給惡心開門——惡心到家了!

    明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