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瀧訣

第九十三章 血祭開啟(1/3)

    “從最初一個普通不過的魅,成長為能駕馭涅穹箭與逐日弓的靈體,千瀧,她在魘池呆了十來萬年,魘池以巫人跟地界各族的魂靈為餌料,那裏的弱肉強食,更甚凡間千倍、百倍。其中的怨靈相互蠶食,稍有不慎,就會歸於湮滅。正因為這樣,族中對魘池既有崇敬,更多的,是害怕,但凡是存在於池中的東西,都會比世間活物凶戾百倍,可是千瀧,”忽然,滄溟的目光也變得繾綣溫柔,“她不一樣,她與我在魘池裏見到的靈,都不一樣。她倔強、天真,同時又堅毅果敢,雖然在十來萬年裏受盡折磨,但凶戾二字,在她身份分毫都不見。或許這都是因為無欒吧,要是沒有那人,千瀧不一定能撐到最後。”

    “在那十來萬年裏,真的隻有無欒能跟她說話?”

    “對,魘池是妄海在地界的倒影,所以於地間有能力與魘池之魅溝通的,除去我族中幾位大巫外,就隻有無欒了。不過,那時候的千瀧不過萬千靈魅之一,大巫們根本不會注意到她。至於在最開始,她為什麽偏偏就聽到了無欒的聲音,我也不清楚。”

    “那你呢?千瀧在魘池裏時,你就從不曾關注於她?”

    “魘池是巫族的聖地,也是禁地,雖然我父母都身為大祭司,但直到進入主神殿,我才真正靠近魘池。我的天賦不比星璿,在主神殿中修習二十三年後,我才得以能探知池中靈體的狀況,可也僅僅是探知而已。在千瀧跟涅穹箭融合之前,族中沒人跟她說過話。所以無欒的聲音,在十來萬年中,從千瀧有意識的那刻開始,就是唯一的。得到肉身後她會答應我們去妄海,也隻為見無欒,而不是為了幫巫族。”

    聽到這裏,蘇玦才感知出些許滄溟的酸澀。

    “那時候,你想必覺得很失望吧。”

    “嗬,再失望又能怎麽樣呢?畢竟,在魘池裏幫千瀧走過來的是無欒,即便失望,我也是對自己失望,如果我也能跟她說說話,而不是隻在一旁默默看著的話,千瀧,她就不會對無欒生出那麽大的執念。”

    “她是生於巫族的,有這樣的念頭,就無異於背叛,你跟虛煞氣對她還能容忍,是單純想利用於她,還是對她有所情誼?”

    “我跟星璿當然是因為情誼,但虛煞,我不知道。”

    “可即便有情誼,你也不能告訴她真相,是嗎?”

    滄溟眸色一暗,他明白蘇玦指的是什麽,“無欒會跟著河洛之眼一起消亡的事,我們三個都事先知曉,我們,的確選擇了隱瞞。妄海,是我們誆她去的;河洛之眼,也是我們誆她破開的。千瀧滿心以為,隻要沒了河洛之眼,無欒就不用再守在那裏,就能跟她一起離開去地界。”

    嗬,一起去地界,多麽的荒唐。一個守護陣眼的封神,又怎麽可能離開?

    【無欒,我說過一定會來這妄海找你,現在我做到了。】

    【你不是說過想去看看外麵的山川大流,想脫去仙身的過凡人一般的日子嗎?】

    昔日紅衣女子的身影一下似乎又浮現在了眼前的妄海,她那倔強不服的模樣,也一下變得淋漓在目。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