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瀧訣

第八十九章 吐露真言(1/3)

    蘇玦等人進去後沒過多久,誌掩山就下起了雨,開始還綿密柔和,小半個時辰就滂沱如注。

    “是不是出什麽變故了?”越千瀧擔心道。

    “鏡神大人此問是何意?他們此去就是為打開五靈血陣,若沒有變故,他們豈不是白費了力氣?”

    薑焱一聽也反諷說:“素姑娘倒是一點也不擔心你的滄溟大人。”

    聽出她語中的抵抗,素靈犀倒很知趣的站到了另一邊角落。

    她周身布了法障,任雨水多大也侵身不得,隻是雖沒沾染雨滴,素靈犀還是感到了不少冷意。她找了個靠近林間一處,在凝望著眼前的永明塔時,她才憂心的皺起了眉。無數的念頭湧上了她心頭,要是洛言給他們另設了陷阱呢?要是五靈血陣開啟那刻還會傷到旁人呢?要是,蘇玦不願交出蘇燁樓又怎麽樣?還有公孫翎……洛言跟洛吟桓都在這裏,那寧王府的其他人呢?他們是不是也蟄伏在附近?北域的人還控製著青闕,他們在打些什麽主意,混亂中素靈犀低了頭,隻竭力克製的自己漸亂的情愫。

    出神之際,素靈犀恍惚看到了一物。

    不可能!驚詫中她猛然站真了身子,這怎麽可能?它,竟是自己給孟青闕的那隻符鳥。它在雨幕中隱隱而現,顯然是要去什麽地方。孟青闕,那人……難道他也在這裏嗎?!

    素靈犀經不住心中巨大的震顫,她邁步子,下意識就想追著那符鳥而去。可是,滄溟是讓自己留守在塔外的,她不能就這麽離開。素靈犀瞟了眼不遠處的薑、越二人,若是五靈血陣真能安然開啟,有她兩人策應也夠了,況且孟青闕忽然出現就意味著北域的人也在,放任不管的話或許會壞了他們的事。對,這相不行。

    沒猶豫多久,素靈犀也消失在了原處。

    她跟著那符鳥往山下而去,直到進入豐都,來到赤予曾經建造的烏有城了,素靈犀才停下步子,此時她站在奈何橋上,眼前是滿目荒涼。從這橋上看去,下頭陰氣襲人,冥冥中似乎還有不少鬼厲的哭號。許是因為這舊景,素靈犀恍惚回想起,蘇玦,當年為來這城中救越千瀧,他不僅甘願趟過這一襲的火海,最後還與那人一起跳下了奈何橋而直入幽冥界。

    “我聽說這奈何橋可是會攝魂的,看得久了,你自個兒就會魔怔似的往下跳。”

    對這聲音,素靈犀一點了不驚訝,她收斂了臉上的表情,側身站定後,才對橋上青年說:“好久不見了,青闕。”

    而那人就像往日一樣,笑得爽朗,笑得肆意,一如那個曾經無憂無慮的太華弟子。

    “我以為你不會來的,司命大人。”

    “你還記得這隻符鳥?”

    “這是你送我的,我為什麽會不記得?”

    不對,素靈犀一聽就戒備起來,“寧辰,他在中了幻術之後,可就把什麽都忘了。”

    “幻術?”青年眼眸一轉,又好奇道:“什麽幻術?”

    “焉茴,他跟易瀲音一樣,是西境的織幻師。”

    “哦?織幻師。”

    素靈犀明知這人已經被焉茴所操控,任自己說什麽也是無用,但她還是忍不住質問:“你難道要步寧辰後塵?”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